经典笔趣阁 > 限制小说 > 梅开芍慕容烨 > 《梅开芍慕容烨》正文卷 第1242章赶紧上药
    “现在还不是时候。”慕容寒冰淡淡的应了声。

    梅开芍白了男人一眼:“可是你现在明明已经恢复了武气,为何不能回去?”

    慕容寒冰捂着胸口,他蹙了蹙眉头,痛感愈发强烈了,他浑身不舒坦,这会儿只觉得特别难受。

    呕……

    下一刻,慕容寒冰吐出了鲜血,猩红的血染红了男人的唇。

    梅开芍跟云霖吓了一大跳,他们压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梅开芍下意识搀扶住了男人:“你这是怎么了,方才还特别有精神,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天后,咱们还是去莲花池异界吧,让天君去歇歇,而且现在是在外面,说话多有不便。”云霖开口说道。

    梅开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她只顾着担心男人的伤情了,哪里意识到他们待的地方不太事宜。

    三人很快到了莲花池异界,梅开芍将男人搀扶着坐在了石块上,她很是心疼,急忙帮男人把脉,感受着男人的脉搏,片刻后她脸色陡然大变,哪里想到男人的脉象竟然如此不稳。

    武气虽然雄厚,可特别不稳定,武气不停的乱蹿,情况很是不乐观,倘若不帮慕容寒冰调息好,只怕他会有生命危险。

    梅开芍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云霖急切的问道:“天后,不知道天君现在怎么样了?”

    “有些不稳,咱们得帮天君一把,倘若不帮一下,他调息不好会有危险的。”梅开芍开口说道。

    听到这里,云霖很是急迫,两人立马运转武气,掌心浮现出了光芒,两道光芒缓缓的注入了慕容寒冰的体内。

    慕容寒冰盘腿打坐,明显感受到两种力道注入了他的身体,体内的武气没有继续乱蹿,这会儿只是觉得特别平稳,也不似之前那般难受了。

    半响后,三人终于结束了,三人的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帮人平息体内的武气,说实话这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梅开芍心里有很多疑惑,想迫切的解决这些疑惑,她开口说道:“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你跟冰雪蟾蜍对峙的时候显得特别厉害,很轻松就直接伤了他,怎么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

    慕容寒冰苦笑:“不过是强撑着罢了,之所以不可能跟那寒王比划就是怕露馅,直接凝结武气会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他觉得武气强盛,自然也就会觉得我并没有变成废柴,要是跟寒王慢慢过招,最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说不准我不是他的对手,相比之下,还不如快刀乱麻的解决了他,他也不会起疑心。”

    顿了顿,慕容寒冰继续道:“这几日体内的武气确实在慢慢恢复,只不过内力有些不稳,一时无法操控这些武气,我还需要闭关修行,短时辰内根本没办法回天族,不过有了这么一档子事,他们应该不会再来骚扰我了。”

    听到这里梅开芍这才明白了一切,原来慕容寒冰只是面上比较神勇,实际上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想要完全操控武气只怕不太容易。

    梅开芍叹了口气:“既然你的武气还没有恢复,确实不能回天族,我身上还带来了一些仙丹,这些仙丹就留给你用,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去修行,留在这里反而成了最合适的,你就放心吧,我会设好屏障的,这样一来外人就无法打扰到你了,刚好这里离沼泽之地不远,驻守沼泽之地的那些上仙们都尽职尽责的,我会让他们也多注意你这边的,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

    见梅开芍说了那么多,慕容寒冰忽然扯了扯唇:“难得我身边还有你,虽说平日里你特别聒噪,但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坏事。”

    梅开芍白了男人一眼,自己处处为这个男人着想,哪里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说自己聒噪,真是太让人恼火了。

    瞧着天君跟天后在这里打情骂俏,云霖只觉得浑身不舒坦,这会儿特别想扒拉个洞钻进去,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听他们说这些,真是头疼的紧。

    梅开芍将这几日发生的种种告诉了慕容寒冰,朝政上的事情三人开始讨论了起来,以前慕容寒冰在天族的时候,她这个天后可不用管这些,如今天君不在,自然要学着处理这些事情。

    慕容寒冰开口说道:“云霖,姜子溯他们都是值得信赖的,如果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去问他们,实在不行也可以给我传音,虽说我打算在这里静修,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打坐,我得空了就会给你传音。”

    “好。”梅开芍点了点头,而后她又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口说道:“这次回去我会好好整治天族的那些人,宁长老首当其冲,他们太放肆了,甚至当中还有的人巴不得你这个天君成为废柴,其实他们的心思我都能看得出来。”

    “嗯,他们的确有不轨的心思。”慕容寒冰开口说道:“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怪他们,是人都会有私欲,就算是上仙也是人,只不过要比人族厉害一些,但人的劣性都是一样的,他们以为我失去了武气,自然不愿意听信于一个沦为废柴的天君。”

    顿了顿,慕容寒冰继续道:“这件事点到为止即可,虽说不能轻拿轻放,但也不要太过分,给他们一点教训,树立一下威严就好,倘若下次他们还是蔑视我的威望,这些人自然不能留。”

    听到这里,梅开芍点了点头,有了慕容寒冰的这些话,眼下她完全可以放手去做了,也不必担忧旁的事情。

    “对了,这次我打算跟冰雪蟾蜍好好对峙一番,是我先伤了小蟾蜍,但是那寒王一直咄咄逼人,屡次进犯,这次又闹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来,兴师动众的跑到这里跟你比试,就是想让你在众人面前丢人,但是他没想到最后你变幻出的武气如此厉害,这样的人没必要对他客气。”

    梅开芍攥起了拳头,骨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慕容寒冰点了点头:“冰雪蟾蜍位于西山,是咱们天族的范围,严格来说冰雪蟾蜍一族应该是天族的子民,可是那寒王骜不驯,这么多年来又没有把欠主放在眼里,这一点让人很是生气,既然你已经决定定好了要跟冰雪蟾蜍对峙,我没什么意见,只不过我不在天族,有些事情就要辛苦你了。”

    梅开芍摆了摆手,她根本不以为意:“没事,要是能为你分忧解难,我甘之若饴。”

    周遭的气氛忽然不对劲了,感觉似乎有些升温了,云霖默默的道:“天君,我还是先行一步,天族的许多事情还等着我处理,我就不待在这里了,你好好修行武气,属下得空就来看你。”

    说罢,云霖立马离开了这里,他的速度特别快,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了。

    莲花池异界很快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梅开芍顿时笑的合不拢嘴了,这会儿只觉得特别搞笑……

    阳光透过窗户斜洒了进来,屋里暖烘烘的,穿着官服的上仙们站在殿下,他们偶尔议论几声,整个大殿显得没有那么孤寂。

    “天后到……”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众人纷纷跪下行礼,趁着他们下跪的时候梅开芍坐在了龙椅旁的座椅上,这小小的座椅外面有着屏风遮挡,这也算是垂帘听政了。

    在屏风的遮挡下,众人都瞧不见梅开芍的动作,就见梅开芍忍不住伸了个懒腰,要知道她现在浑身疲倦,事实证明想做天君处理政事真的不容易,最起码得醒的特别早才成。

    众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有的不过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梅开芍听的厌烦疲倦,偶尔有些新鲜的事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那些上仙们例行公事在这里讲一下。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懦弱。你们没有要说的,那我接下来就要宣布一件事了。”梅开芍冷淡的开了口。

    就在这时,宁长老站了出来,他很快跪在了地上:“天后,昨日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寒王过来挑衅,我急于向大家证明天君并没有丧失武气,所以竟然失去了分寸,如今甘愿受罚,还请天后降罪。”

    梅开芍听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隔着屏风,不管她有什么动作都不会被人发现,只能说这屏风还是有些好处的。

    宁长老说的好听,真是好一句急于求成,糊弄三岁孩童还说的过去,她才懒得搭理这宁长老。

    “既然宁长老都这么说了,我若是不小惩大诫,只怕不太合适,而且这件事情您长老确实打扰到了天君,宁长老这次做的有些冒失,还望你以后行事稳妥一些,这样一来才能给天族的众人做好表率。”

    梅开芍眉头一拧,很快道:“宁长老以下犯上,不过念在没有什么坏心思,罚俸禄五百年,领天鞭三下……不知道宁长老意下如何,会不会觉得这样的惩罚有些太重?”

    后面的话是跟宁长老说的,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宁长老有些恼火,还以为梅开芍真的会小惩大诫,最多就是罚他面壁思过或者去祠堂守几年,哪里想到竟然要打他,这梅开芍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虽说宁长老心里特别恼火,但他面色不改,只得道:“这样的惩罚并不重,多谢天后,天后对我的恩典我感念于心,又怎么可能会有意见。”

    “那就好。”梅开芍淡淡的应了声。

    至于那些跟过去看热闹的上仙梅开芍也没有放过,每人领两天鞭,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