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限制小说 > 将军夫人可飒可娇 > 章节目录 第五章:谁会陷害?
    凤宛儿声称还要到清庄为骆寒霄做衣服,没有跟着去。

    待他们三人离开后,凤宛儿便偷溜进了韩群的房间。

    凤宛儿将房间内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搜查了一遍,却一无所获,她觉得奇怪。

    能在她衣服上动手脚必定是家中的人,但母亲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反而像韩群这种心思不正的人有可能做出来。

    对了,除了韩群,还有韩燕儿。

    以韩群对韩燕儿的宠爱程度,说不定能从韩燕儿的房间里找到蛛丝马迹。

    将韩群的房间恢复到原样,凤宛儿又到韩燕儿房间翻了一遍,却很轻易地找到不少挺贵的首饰。

    凤宛儿心中鄙夷,不觉冷笑。

    这父母俩果然可恶,家里都贫困成这样了,韩群自己出不上力不说还自私的让他女儿私藏财物。

    这如果让母亲知道,她该有多心寒。

    凤宛儿继续翻找,见床铺下有个帕子,拿一看,她一眼看出这帕子用的布料贵重,不像是韩燕儿用的起更不会随意扔在床下的,打开后,就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

    只是一小包香末,味道便如此浓郁,看这贵重程度,香味肯定不会是很快就散去的,那么,一旦往她衣服上撒上一点点,就不贵让人轻易发现,对她并没有妨碍,可对于骆寒霄来说,却可以致命……

    东西在韩燕儿手里,凤宛儿不信这件事和韩群会没有关系。

    那韩群是受了谁的指使,为什么会害骆寒霄?

    他知不知道,一旦被人查出来,母亲也很有可能会受牵连!

    暗骂了一声愚蠢,凤宛儿将香末还放回原处,以免让韩燕儿发现了疑心,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离开房间。

    当天去清庄时,凤宛儿并没有立刻把自己查到的事告诉骆寒霄,晚上回去后,凤宛儿趁和凤懿单独相处的时候问她:

    “母亲,家里的衣物最近都是谁洗的?”

    家里没有婢女,衣物平常都是他们自己洗了的,可最近她早出晚归,一直在清庄,没有时间,所以对这件事不知晓。

    “是韩群。”凤懿如实答了,说起这个,凤懿心里不悦。

    韩群对韩燕儿过于宠爱,作为一个男人,按说他是不愿意碰这些的,但因为韩燕儿向他撒娇说太累了之类的求情的话,韩群就自己动手了。

    原来是韩群……

    凤宛儿猜想:看来,虽然东西在韩燕儿那里藏着,但是韩群也许是不放心自己女儿,又或许是不想让韩燕儿知道太多,掺合进来,便借着这个由头自己动手了。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凤懿随口一问。

    “奥,没事……我就随便问问。母亲,没什么事我就回房间了,您早点休息。”

    第二天一早,骆寒霄派来的马车按时在门口等她。

    凤宛儿刚要出门,就见韩燕儿在门口站着,明显精心打扮过。

    不过韩燕儿那些贵重首饰她是不敢明目张胆地戴出来的,再精心打扮,也不过是平常的衣物,再加上她相貌虽不错却缺少大家千金的气质,看着平平无奇。

    凤宛儿对韩燕儿一向不喜,本要当没看见她直接出去,却被韩燕儿拉住胳膊。

    “姐姐,今日我陪你一同去吧,我们姐妹两人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你为骆将军做衣服,我还可以在一旁为你打下手。”

    韩燕儿对她很少客气地称呼“姐妹”过,每次这样,不是心里憋着坏,就是在长公主面前演戏,凤宛儿心里明镜儿似的。

    这次的目的,原来是借着她接近骆寒霄。

    看韩燕儿这副样子,凤宛儿倒不知道韩燕儿接近骆寒霄是要杀他还是勾引他了。

    凤宛儿心中冷笑,面上不显,态度淡淡的。

    “我记得你说过不擅长这些,还是算了,别到时候再给我添乱。”

    之前她去街上摆摊就有提过让韩燕儿和她一起去给她帮忙,但是被韩燕儿拒绝了,说是不擅长这些。

    其实凤宛儿知道是韩燕儿觉得出摊太丢人现眼了,就一味的在家里享清福待着,幻想自己是个正经是千金小姐呢。

    韩燕儿讪笑着,眼神闪烁,“最近我看姐姐这样忙,所以自己私下里一直在学习,现在也懂得一些了。我一定不会给姐姐添乱的,等到了那里有什么事情姐姐尽管吩咐,姐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听韩燕儿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凤宛儿只觉得恶心。

    “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在家里好好侍奉母亲,我不需要你帮忙。”

    不想再和韩燕儿废话,凤宛儿迈步要走,韩燕儿却拉她更紧了。

    韩燕儿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姐姐……你就带我去吧,我都这样求你了,难不成你讨厌我,嫌弃我,所以才不带我吗?”

    韩燕儿说哭就哭,眸中蒙了一层水雾。

    凤宛儿皱起眉,更加反感,她最讨厌韩燕儿这样,就好像是她欺负了她一样。

    “这是怎么了?燕儿,你怎么哭了?”韩群这时候出来,那关切的表情和语气让凤宛儿更加作呕。

    “父亲……”韩燕儿抹了一把眼泪,“我就想和姐姐一起去清庄,好心想要帮她打下手,可是姐姐偏偏不带我去。”

    父女两人演戏痕迹这样重,真当她是傻子看不出来呢。

    凤宛儿心里翻了个白眼,甩开韩燕儿的手往外走,可刚走出几步,就被韩群挡住去路。

    “宛儿,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妹妹也是一片好心想帮你,你就带着她怎么了,就算你平常不喜欢她,可她是妹妹,你是姐姐,你就不能心胸开阔一些吗?”

    什么叫就算她平时不喜欢韩燕儿?他们父母俩自己什么德行自己不清楚吗?

    凤宛儿对这父母俩是真服气,更佩服自己母亲的眼光,怎么就看上了韩群这样表里不一的男人。

    凤宛儿冷脸不悦道:“骆将军就只说让我帮他做衣服,并没有说过让燕儿和我一起去,这样贸然把她带过去,如果惹将军不悦,你能承担得起责任吗?”

    “是将军不让燕儿去,还是你不想让她去?到时候你告诉将军燕儿是去帮你的不就行了,不过是一句话的事。退一步说,如果到时候将军不让她在那再让她回来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