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限制小说 > 将军夫人可飒可娇 > 章节目录 第四章:香饵行踪
    “你来了?”骆寒宵没有起身,“一起用些早膳吗?”

    凤宛儿索性也不跟他客气了,坐在他的对面,叫人添了碗筷。

    “一会吃完我就给骆将军量体,你想要什么风格的衣裳?”

    “但凭凤小姐做主。”

    凤宛儿捏紧了筷子:“你就不怕我再给你做一身鸡毛衣裳?”

    “是我不对在先,”骆寒宵沉吟道,眉目依旧清冷,“那日是我言行失当,该是向凤小姐道歉的。”

    他单指的是给凤宛儿荷包这件事,至于申乐瑶做的事,与他无关。

    凤宛儿摆了摆手:“这事翻篇了,你放心,你的衣裳我会好好做的。”

    “如此,有劳了。”

    吃过早膳,骆寒宵将她带到了书房内,里面量尺剪刀布料一应俱全,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想要凤宛儿给他做衣裳。

    “凤小姐一直在碑镇吗?”

    骆寒宵坐在一旁看着她忙活,忽然开口道。

    “是啊,”凤宛儿摆弄着布料,“我就是想去其他地方也去不成啊。”

    “那你知道长生碑林吗?”

    凤宛儿摸着布料的手一顿,偏头看他:“长生碑林?那是皇家禁,地。”

    言下之意,别说是她不知道,就是她知道也不能告诉他。

    不过,她算是知道骆寒宵来碑镇的‘公务’到底是什么了,想必定和长生碑林有关,只不知道他是为了皇帝来,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人。

    然而骆寒宵好似真的只是随意提了一句似的,点了点头就不说话,一个劲盯着她手上的活计。

    凤宛儿无奈:“骆将军没事可做吗?”

    “暂时没有,”骆寒宵漫不经心道,“凤小姐都不用给我量体吗?”

    凤宛儿拿起量尺走向他:“量,起身转一圈。”

    骆寒宵听话地站起来,将后背毫无保留地展示给她,隔着一层衣裳,她都能感觉到男人绷紧的肌肉,以及身上的灼,热温度。

    凤宛儿默默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就是一个帅一点的男人吗?她又不是没见过,可不能因为他就毁了自己的职业曹守。

    如此默念两遍,她才用布条围住男人的腰,从远处看起来像是在拥抱他一般。

    骆寒宵站着不动,鼻尖闻见了淡淡的香气,起初他没当回事,可心底渐渐仿佛有东西噬咬般的痛痒难忍,他才意识到不对,猛地转身握住了凤宛儿的脖子。

    “你做什么?!”

    凤宛儿被吓了一跳。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味道?”凤宛儿疑惑地闻了闻,“没有味道啊。”

    说着,她看向面前的男人,只见他面色煞白,双眼赤红,竟有癫狂之相。

    “你这是怎么了?你中毒了?”

    骆寒宵没有回答她,只是踉踉跄跄地走到一旁,想要将毒素暂时压制。

    凤宛儿也有点慌乱:“我去帮你叫人请大夫……”

    “站住,”骆寒宵语气冰凉,又变回了初次相见,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他,“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没有办法,凤宛儿问道:“你现在不能闻见我身上的味道对吗?”

    骆寒宵点了点头。

    凤宛儿跑出书房还不忘将门关上,后院无人,整座清庄都没几个伺候的丫鬟小厮,也方便了她行事,她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池塘,忍着寒冷将自己身上的味道消除才上了岸,跑回书房。

    骆寒宵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情况看起来要严重很多。

    她带着寒意将人扶到了软塌之上,小声问道::“接下来怎么办?有药吗?”

    骆寒宵睁着眼睛看了她半晌,不知道是在分辨她是谁,还是在思考她可不可靠,在凤宛儿快要冻死的时候出声道:“用银针将我十根手指指尖刺破放血。”

    “好。”

    凤宛儿将缝衣裳用的粗头针在烛火上烤过,毫不犹豫地扎向他的指头,反正不是她的手也感觉不到疼,鲜血缓缓渗出竟全是黑色的。

    她上手帮他将血挤出来,直到颜色浅了些,骆寒宵才缓和了脸色:“好了,可以帮我倒杯水来吗?”

    趁着她去倒水的空档,骆寒宵从怀中掏出一个药丸服下。

    等凤宛儿回来的时候,他面色已经恢复如常。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小姐受惊了吧?快去找丫鬟带你换身衣裳吧。”

    骆寒宵明显不想跟她说实话,岔开话题道。

    凤宛儿也没有多问:“你没事了就好,要不我改日再来帮你量体?”

    “无妨,”骆寒宵露出些许笑意,“我想凤小姐还是先查一查你身上怎么会有香饵的味道吧。”

    事发突然,凤宛儿没有大脑一片空白就不错了,哪里还有时间思考,可现在骆寒宵的话点醒了她,是啊,她身上怎么会有能刺激骆寒宵毒发的味道?

    “我冒昧问一句,这所谓的香饵是寻常能见到,会误沾染到身上,还是……”

    “寻常是见不到的,工序极其复杂,不是你想沾染就能沾染的。”

    骆寒宵一句话,凤宛儿就明白了。

    有人想借她的手害他,且此人必定是她身边之人。

    “骆将军放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的。”

    骆寒宵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若你能查到也是好的,若是查不到也不用着急。”

    他此次来碑镇尽管千万小心还是走漏了风声,挡了别人的路啊。

    凤宛儿不是很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跟着小丫鬟去换了一身衣裳,发现清庄的下人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

    好似在看一个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凤宛儿:……

    偏偏她还不能解释,湿了身是因为要救人,而非想勾,引骆寒宵。

    回去书房后,她给骆寒宵量了体,不出意料的黄金身材。

    “好了,”凤宛儿拿起银炭笔。“接下来就是做衣裳了,我约莫两三天能做好一身,但若是要复杂些的恐怕要时间更久……”

    她试探问道:“不如……我回家做,做完再给你送过来?”

    骆寒宵将目光从书上移到她身上:“就在这做,只要好看就行,按照京城德桂轩的价格给你。”

    德桂轩,听着应该是京城排的上名号的牌子。

    凤宛儿痛快点头,在这总好过出去摆摊,还有吃有喝有布料的,挺好。

    一连数日,凤宛儿早出晚归都快住在清庄了。

    每日骆寒宵就在书房看着她做衣裳,也没事可干,她做完一身他便穿一身,若不是那日他问起了长生碑林,还真像是个无所事事修生养息的将军。

    而凤宛儿回到韩府也查探了一番关于‘香饵’的行踪,可是一无所获,这些日子韩群都在家里,她不是很方便。

    眨眼间到了元月初七这日,按照规矩,长公主会带着韩群和韩燕儿去上香,凤宛儿知道若想搜一搜他们的房间,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