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20灭口
    牟斌对战赤面阎罗厉海,仍是赤手空拳,没拔腰间的刀。厉海刚开始挺不服气,心想:“和我打,你都不动刀,也太狂傲了。”鬼头刀挥舞起来,刀刀都是杀招,憋着一股劲儿,非要将牟斌置于死地不可。

    他不愧是西北黑道的总嫖把子、龙头老大,确实有不凡的身手,这把鬼头刀叫他使得,都使活了,几乎达到了刀人合一的境地,牟斌暗挑大指,深表佩服。

    常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厉海虽然厉害,但分和谁比,他的武功还无法和牟斌相提并论,差着一大截。

    牟斌原本可以十招之内将其拿下,为了给厉海留面子,挨到五十招过后,这才出手。他绕到厉海背后,说了声“大寨主,到此为止吧。”推了厉海一把,厉海腾腾腾抢出四五步,好悬也来了个狗啃屎。

    待其转回身,牟斌拱手道:“大寨主承让了。”

    厉海叹一声道:“哎,老了,不中用了,真是长江水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他整出一套过场话,给自己找找面子,又道:“老二的仇,我是报不了了,但牟斌呀,你给老子记住了,只要老子不死,定有一天要叫你血债血偿。”这话不仅是说给牟斌听的,更是说给手下的弟兄们听。

    牟斌道:“在下素闻大寨主聪明过人,不料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厉海道:“此话怎讲?”

    牟斌道:“癞皮狗不是我杀的,为何大寨主就是不信呢?”

    厉海道:“癞皮狗?你怎么扯到他了,此事与这个小人何干?”

    牟斌一怔,指着地上的尸体道:“莫非他不是癞皮狗?”

    厉海道:“这话叫你扯的,他哪是癞皮狗呀,他是二寨主“白面书生”丁帅呀。”

    牟斌失声道:“什么,他是丁帅,不是癞皮狗。”只因牟斌既不认识癞皮狗,也不认识丁帅,这才搞错了。

    厉海道:“牟斌,我再问你一遍,你凭良心说,老二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不等牟斌说话,石依急道:“厉海,你怎么没老就先糊涂起来了,牟斌又不怕你们,倘若丁帅真是牟斌所杀,他干嘛不认,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真是气死我了。”

    厉海呆了一呆,猛然间醒悟道:“说得也是,倘若老二是牟斌杀的,他干嘛不认?”又跺脚叫道:“哎呀,我真是太糊涂了。”

    牟斌笑道:“大寨主终于是想明白了,明白就好。我落入了别人的圈套,有人买通了老鼠强,给我放假消息,谎称癞皮狗住在此处,杀了二寨主嫁祸于我,想来个借刀杀人,利用大寨主除掉我,此人居心何其毒也。”

    牟斌现在全都想明白了,老鼠强发的财,不是赌赢来的,他是被人收买了。

    石依骂道:“老鼠强这个王八蛋真是太坏了,坏透了,他竟敢骗咱们,我绝饶不了他。”

    牟斌道:“此人是不能饶。”

    厉海道:“老鼠强是何人?”

    牟斌道:“他是我的线人。”

    厉海道:“老二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誓要查明真凶,替他报仇雪恨,那老鼠强应该知道凶手是谁,他在何处,我要去找他问个明白。”

    牟斌道:“他就在大同城内高升客栈,咱们现在就去找他。”

    三人连夜快马返回,石依以刑部捕头的身份叫开了城门,到了高升客栈外,这都后半夜了,客栈早已关门下板,牟斌不想惊动店内人,唯恐吓跑了老鼠强,所以就没喊人开门,越墙而入。

    老鼠强的客房亮着灯,牟斌一脚踹开房门,三人闯了进去,只见地上倒着具尸体,正是老鼠强,牟斌傻眼了,石依也傻眼了。

    厉海道:“牟兄弟,这是何人,莫非他就是老鼠强?”

    牟斌道:“就是他。”

    老鼠强脖颈中刀,被割破了大动脉,一刀毙命。牟斌查看刀口,发现这一刀下得既稳,又准,还特别狠,能有此等身手的人,必是一位大高手。

    厉海道:“牟兄弟,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牟斌一笑,道:“是得罪人了,而且还不少。”

    厉海道:“这事儿能是谁做的,你心里有数吗?”

    牟斌道:“此人武功不凡,心思缜密,手段阴险,在我众多的仇家当中,能有此等武功、此等心思、此等手段的人倒是有几个,但我一时之间还无法确定他究竟是哪个。”

    厉海道:“不管是谁,老子都绝不会放过他。牟兄弟,老哥和你一起查明真相,把那个兔崽子揪出来,将他千刀万剐,乱刃分尸。”

    石依道:“大寨主,你可够狠的。”

    厉海道:“对付这种卑鄙小人,不下狠手怎么能行,就得狠狠的办他。”

    牟斌从老鼠强身上翻出几锭银子,底座上的烙印都是登州梅记银号,又在屋子里翻出一包裹银锭,还皆是梅记银号的。

    厉海道:“这些银子定是凶手给他的,凶手使的是登州银号出的银子,看来此人来自登州。牟兄弟,你的仇家当中可有登州的?”

    牟斌道:“有好几个。”

    厉海道:“咱们一个个的查,不信查不出来。”

    石依道:“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凶手心思如此缜密,怎会留下线索,我觉着这银子是他故意留下的,他想误导我们。”

    只见厉海恍然大悟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石捕头真是聪慧过人啊。”

    牟斌心想:“厉海不笨,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呢?”

    石依找来掌柜的,亮明身份,叫他不要怕,等官人到了,自会帮他说明一切。

    掌柜的能开这么大的客栈,也不是一般人,见过世面,虽然店里出了命案,却也吓不倒他,为了讨好石依,他免费开了两间价格不菲的上房给他们住,原本想开三间,可厉海非要和牟斌同住,说和牟斌相见恨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牟斌和厉海进了客房,厉海道:“牟兄弟,你还不知道吧,在这大同城里有一家著名的酒肆叫做杯莫停,他家的汾酒可地道了,醇香的无可挑剔,简直是没话说,你想不想去尝尝?”

    牟斌道:“当然想了,不过现在太晚了,那酒肆恐怕早已关张,只能等明天了。”

    厉海道:“我要去喝酒,再晚他们也得伺候着,走,咱们说去就去。”

    牟斌不想扫兴,只得跟随前往。

    夜静更深,二人行在路上,远处隐隐传来声声犬吠。

    秋风起,枯叶纷落,天地间一派肃杀之象。

    那杯莫停离高升客栈不算远,走过几条街,也就到了。厉海上前“咣咣”砸门。

    时间不大,只听有人问道:“谁呀?这么晚了砸门。”说的是带着浓厚川音的官话。

    厉海叫道:“是小黑子吧,老子是厉海,快开门,老子要喝酒。”

    门开了,一个面色黝黑的矮个子托着盏烛灯,现出身来,陪笑道:“呀,这是哪阵香风把你老送来了,快里边请。”

    二人入店,厉海道:“你们家掌柜的呢?”

    小黑子道:“他睡下了,需要小的去叫吗?”

    厉海道:“不必了,我们就是来喝点酒,用不着他招呼了,有你就够了。快把酒窖里的百年陈酿搬几坛出来,我要和牟兄弟痛饮一番。”

    小黑子道:“你老稍候,我这就去拿。”

    厉海和牟斌在桌前对坐,厅中的几盏烛台,此刻皆已点燃,二人闲聊着,时间不大,那小黑子捧回一坛子酒,放在桌上,去了泥封,又取来两个瓷碗,刚要倒酒。

    牟斌说:“且慢,大寨主,在下听闻用青铜爵来饮这百年陈酿的汾酒,味道更佳。伙计,去拿两个青铜爵来。”

    小黑子并没立刻就去,而是瞅着厉海,看他是什么意思。厉海冲他叫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青铜爵虽不算常用的酒具,但也是各大酒肆的必备之物,杯莫停自然是大酒肆,所以这种东西不可能没有。身为店伙,酒具放在何处应该是门儿清的,但这位小黑子却找了半天才拿来两个青铜爵,放于桌上。

    牟斌含笑瞅着他,问道:“小二哥,你是蜀中人士吧?”

    小黑子陪笑道:“正是。”说着给二人倒酒。

    牟斌又问道:“做这行多久了?”

    小黑子随口应道:“三五年了。”

    牟斌道:“三年和五年可相差悬殊,究竟是三年呢,还是五载?”

    小黑子似乎是被牟斌问烦了,眉头一皱,面现不悦之色,应道:“四年了。”

    牟斌见他托着坛子倒酒,酒流不稳,还把些许酒水洒到了外边,又说:“小二哥,你在这行都干四年了,咋倒酒的手艺还这么糙,不够熟练啊。”

    小黑子皮笑肉不笑的说:“小的忒笨,怎么练也练不好,叫大爷见笑了。”

    厉海道:“嗨,他就是个大笨蛋,牟兄弟,别管他了,来,咱们喝酒。”

    二人碰了杯,各自一饮而尽。小黑子道:“我去把下酒菜端来。”

    厉海道:“去吧。来,牟兄弟,咱们继续,我给你倒酒。”

    牟斌道:“这怎么使得,还是我来吧。”

    厉海道:“这有什么关系,谁倒还不是一样。”

    牟斌要去抓坛子,忽的身子一晃荡,说了声“不好,这酒有毛病。”仰面倒下,带翻了长凳,摔在地上。

    厉海大叫一声“小黑子,这是怎么回事?”也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