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19夜探阎王寨
    癞皮狗死了,他竟然死了,怎么会这么巧?牟斌刚找来,他就被人杀了,莫非是有人不想他说出秘密而杀人灭口,究竟是谁下的毒手?牟斌百思不得其解。

    不等他想明白,一群人便冲了进来,是阎王寨里的山贼,都抄着家伙,有的还拿着灯球火把亮子油松,将院子照如白昼。

    石依见势不妙,亮出了蝴蝶双刀,拉开架势,准备迎敌,她虽是女流之辈,经历的厮杀也不算多,但危急关头,却毫无惧色,堪称是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豪杰一位。

    牟斌也一点都没在乎,脸上挂着淡定的微笑,扫了对面一眼,只见为首者是个中年汉,身材和自己有一拼,都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魁梧。

    但那人的相貌比起牟斌来可差得远,粗眉大眼,赤红面皮,连鬓络腮胡须,掌中提着一把背厚面阔、分量沉重的鬼头刀。

    不用问,牟斌也猜的出,此人定是这阎王寨的大寨主、西北黑道的总嫖把子、“赤面阎王”厉海。

    牟斌冷冷的一笑,冲那赤面大汉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厉大寨主吧,登州牟斌有礼了。”他没急于动手,来了个先礼后兵。

    那赤面汉果然是厉海,他沉着脸,说道:“登州牟斌,莫非你就是那个登州之虎牟斌?”

    牟斌道:“登州之虎不敢当,牟斌正是区区在下。”

    厉海目露凶光,注视着牟斌,一指地上的尸体道:“牟斌,我来问你,老二究竟和你有何仇何怨,你因何要杀他?”

    “老二?厉海怎么管癞皮狗叫老二,莫非他们是把兄弟?不能够呀,癞皮狗是个臭无赖,而厉海却是江湖上有头有脸有地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他怎么会和癞皮狗结拜?”牟斌想不明白,说道:“大寨主误会了,他不是死于我手,我们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厉海“哼”了一声,说道:“你小子敢做不敢当,原来所谓的登州之虎,竟然是个没用的狗熊。”

    “哈……”牟斌仰天冷笑道,“厉海,你是不是觉着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攒鸡毛凑掸子聚在一起,我牟斌就怕了,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明告诉你吧,牟某压根儿就没把你们这些臭贼放在眼里,别说你们这几块料,就算再多十倍百倍,牟某也毫无畏惧,我一向敢做敢当,从不赖账,但我做的,我认,不是我做的,谁也别想冤枉我,否则我这对拳头可不答应。”说着抬臂攥了攥双拳,嘎嘎作响。

    “哼……”厉海冷笑道,“好你个牟斌,跑老子这儿抖威风来了,你不怕老子,老子就怕你了呗?别以为你爹是北侠,别人就畏惧你几分,老子可不吃这一套,你杀了老子的把兄弟,老子就得叫你偿命,以慰老二在天之灵。”

    牟斌道:“可以呀,不管这厮是不是死于我手,你都可以叫我偿命,但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本领,没本事可不行。”

    厉海道:“好,姓牟的,看来你真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今天老子就叫你瞧瞧赤面阎王的厉害。”他解开英雄大氅,潇洒的随手一扔,立时有人接了去。

    正当厉海要上前会斗牟斌之际,忽听一人说道:“大哥,杀鸡焉用牛刀,就这么个小兔崽子,还用得着你亲自出手吗?把他交给小弟了,小弟对付他足矣。”

    说话的是“双钩太岁”徐老三,他在山寨中坐第三把交椅,是厉海的铁哥们儿,此人擅使一对护手双钩,钩法了得,在二流高手当中,属于是佼佼者,但能不能打过牟斌?厉海心里没底。

    他生怕老三折在牟斌手里,有心不让徐老三出战,却不好开口阻拦。

    这位双钩太岁是个好面子的人,还有点小心眼,如果拦着不让他出战,他会以为厉海瞧不起他,那就伤感情了。

    厉海为难的沉吟片刻,说道:“老三,你能行吗?”

    徐老三闻言不悦,埋怨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小弟吗?在弟兄们面前下我面子,我要是连牟斌这么个小毛孩子都对付不了,那我还混个什么劲儿呀,趁早就别混了。”

    厉海没敢把话说重,用的是商量的口吻,徐老三的反应都这么大,要是厉海把话说重了,拦着不让他出战,徐老三非和厉海翻脸不可。

    他这一顿抢白,厉海也不高兴了,说道:“你什么玩意儿,我为你好,怕你死在牟斌手里,好言相劝,你不但不领情,反而还怪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岂有此理。”

    徐老三一听这话,可受不了了,瞪着眼珠子,急赤白脸的说:“大哥,照你这意思,小弟是狗呗?你还怕我死在牟斌手里,这么说,你是看死了小弟弄不过牟斌。”

    厉海不想在牟斌这个外人面前和徐老三争执,气呼呼的把目光移开,不去看他。

    徐老三道:“大哥,既是如此,小弟就让你瞧瞧,也让弟兄们都瞧瞧,我徐老三到底能不能弄过这个小兔崽子。”说着迈大步上前去,站到牟斌对面,双钩左右一分,拉开了架势,叫道:“王八绿球球的,亮家伙吧,今天我徐老三倒要瞧瞧你这小兔崽子究竟是登州之虎,还是登州病猫?”

    牟斌微微一笑,道:“你是双钩太岁徐老三吧。”

    徐老三叫道:“正是老子。”

    牟斌道:“我听说过你,江湖传闻你的钩子玩的不错,今天倒要见识见识了,来吧,进招吧。”

    徐老三见牟斌迟迟不拔出挎在腰间的绣春刀,叫道:“亮家伙呀?你还等什么呢?”

    “哈……”牟斌冷笑道,“对付你还用得着亮家伙,那我牟斌也太没用了吧。”

    徐老三气得暴跳如雷,嚷道:“好小子,我叫你狂,老子今天非一钩子刨死你不可。”箭步上前,挥钩便刨。

    上一钩、下一钩、左一钩、右一钩、前一钩、后一钩,电光双钩挥舞起来,围着牟斌一顿乱刨,一口气刨了三十多钩,钩钩都冲牟斌的要害而去,但钩钩皆是落空。

    徐老三把压箱底的绝活儿都使上了,却丝毫不见效,在牟斌面前,他的那些绝活儿屁用不罢大步离去。

    厉害叫道:“老三,你回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何必呢?”

    徐老三头也不回的走了,离开了阎王寨。

    厉海瞪着牟斌,说道:“行啊,你小子真行,不愧叫登州之虎,果然有些本领,来来来,本寨主再陪你走上几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