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18老鼠强发财了
    【2b小说网 www.2bzy.com

    秋意浓,凉风阵阵,位于北方的大同已不再炎热,牟斌和石依进了城,直奔高升客栈,俊男靓女牵马走在街头,引来无数路人的目光。

    到了高升客栈,牟斌就是一怔,此处富丽堂皇,甚为高档,房价定然不菲,老鼠强是个穷鬼,锦衣卫的差旅补助又不算高,他哪有钱住这么高档的客栈,牟斌心下纳闷不已。

    进了客栈大堂,掌柜的笑脸相迎,招呼道:“二位住店呀?”

    牟斌道:“不住店,我们找人,我的一个朋友住在贵处,他叫刘强,山东登州府人士,您帮我查查他住哪间房?”

    掌柜的问道:“他是何时入住的?”

    牟斌道:“二十多天前吧,具体哪一天,我也说不好。”

    掌柜的说了声“稍候”,翻起住宿登记册来查,连翻数页,终于是查着了,告诉牟斌他住在四号院正房,该客栈房院甚多,掌柜的担心牟斌找不着,把他领了过去。

    到了四号院,牟斌一看,正房锁着,老鼠强不在,就是一皱眉,掌柜的让他回大堂等候,牟斌料想老鼠强很可能是去赌坊了。

    他急于要找到老鼠强问出癞皮狗的下落,没耐心在此坐等,便谢过掌柜的,出了客栈,出门前还问了下老鼠强住处的房价,掌柜的告诉他,那间客房要一两银子一天。

    锦衣卫登州分署的差旅补助是每日二百文,官府规定的银钱兑换率是一两银子兑换一千文钱,每日的补助和房价差了八百文,相差悬殊,老鼠强怎么可能住的起这么贵的客房?牟斌越寻思越纳闷。

    当初牟斌叫老鼠强来大同的长乐赌坊寻找癞皮狗,牟斌估计老鼠强要是去了赌坊,应该去的就是长乐坊,打听着找了过去。

    到了长乐赌坊,石依没跟着进去,在外面等着,牟斌径自而入,三开间的赌厅里,热闹的很,呼喝叫骂声四起,到处弥漫着酒气、烟草气,还有汗臭气,几乎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冒着红油油的热汗。

    有的人春风满面,估计是赢着钱了,也有的人垂头丧气,不用问也知道,那一定是输了,赌客们神情镇定自若者有之,紧张的发抖着也有之。

    大厅里有几桌牌九,几桌骰子,还有几桌单双,牟斌扫了一眼,发现了老鼠强的身影,他正站在一张骰子桌前,玩得是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牟斌走了过去,见老鼠强掏出锭银子押了下去,那是一锭二十两的银子,他押的是大。

    荷官喊了声“买好离手”,随后揭开骰盅盖子,又喊道:“一二三,六点小。”

    老鼠强这把输了,一下子输了二十两,这个数目对于他来说可是不小,以往输了这么多银子,他非骂娘不可,但今天却面不改色,一反常态。

    牟斌看在眼里,心中的疑团更甚,走过去没和老鼠强打招呼,以免引起旁人的注意,只是干咳了一声,老鼠强发现他了,刚要说话,牟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放声,随自己出去。

    二人先后出了赌坊,走进后巷,老鼠强见着石依了,贼眉鼠眼的陪笑道:“石捕头也来了。”

    石依看着这种人就烦躁,冷着脸把目光移开,不搭理他。

    老鼠强闹了个没趣,他本想和这位俏丽的佳人贫两句嘴,套套磁,这是他的老毛病了,遇上漂亮姑娘就想和人家多说几句,见石依没搭理他,心里不大痛快,又赔笑着对牟斌道:“牟大人,您咋找这儿来了?”

    牟斌道:“我们先去的客栈,你小子不在,我一猜你就是跑这儿来了,果不其然,还真就在这。”顿了一顿,用审视的目光瞅着他,又道:“你小子最近发财了?”

    老鼠强心一颤,表情立时僵住,稳了稳心神,干笑道:“没呀,发什么财,哪来的财发?”

    牟斌察言观色,觉着老鼠强没说实话,问道:“没发财,你小子怎么住得起一两银子一天的客房?没发财,你小子怎么会像个大财主似得,一把输了二十两都满不在乎?你小子给我说清楚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鼠强眼珠子转了转,陪笑道:“是这么回事,前一阵子小的手风挺顺,赢了一些银子,但也不算多,谈不上发财,只是小赚一笔而已。”

    牟斌对他的话是半信半疑,想急于知道癞皮狗的下落,就没深究下去,问他癞皮狗在哪?

    老鼠强鬼鬼祟祟的四下瞅了一眼,见巷中并无旁人,这才低声道:“他躲在乱石岭阎王寨。”

    牟斌道:“这么说他是投靠了赤面阎王。”

    那赤面阎王,名叫厉海,在大同城东南百里外的乱石岭上占山为王,他是西北黑道的总嫖把子、龙头大哥,武功很是了得,牟斌对此人早有耳闻。

    问老鼠强道:“你的消息准确吗?在哪儿得到的风声?”

    老鼠强道:“牟大人放心就是,这消息绝对准确,前些时,就在长乐坊,我见着癞皮狗了,故意和他搭讪,这家伙没搭理我,他输了银子,我主动借给他,他这才对我有了好感。

    “我又请他下馆子,大吃了一顿,喝过酒之后,我们就成朋友了,我问他住哪?他说落脚在阎王寨,我不知真假,担心他骗我,就说想去阎王寨见识见识,他还真就答应了,带我去了乱石岭,进了阎王寨,我们还在他住的房里喝了一顿酒。”

    牟斌为人谨慎,不会轻信老鼠强的话,脑海中思索着,想了想,问道:“你以前没见过癞皮狗,不知道他长啥样,你刚才说在赌坊见着癞皮狗了,故意和他搭讪,你怎么知道他是癞皮狗?”

    老鼠强心一慌,眼睛眨了眨,沉吟片刻,说道:“我先前是不认识赖皮狗,可赌坊里其他人认识,他们和癞皮狗打招呼,我这才知道他就是癞皮狗。”

    牟斌道:“哦,原来如此。”又问道:“你主动借给癞皮狗银子,又请他吃喝,没引起他的怀疑吧?”

    老鼠强连声道:“没有没有,我说仰慕他的威名,想高攀一步,和他交个朋友,以后要是遇上什么事儿了,求他帮忙照应着,我觉着他应该是没怀疑。”

    牟斌点了点头,表扬了老鼠强几句,问清了癞皮狗在阎王寨中的住处,让他回客栈等着,别再赌了,好不容易赢了点银子,别回头再输进去。

    老鼠强赔笑着连连称是。

    牟斌让老鼠强先走,待其走后,对石依道:“我打算今晚夜探阎王寨,你就不要去了,先找个客栈落脚,等我回来。”

    石依不高兴的说:“为什么不让我跟着?”

    牟斌道:“阎王寨是龙潭虎穴,我担心万一打起来了,照顾不了你,石总捕头将你托付于我,要是你有个……”他想说“三长两短”,又觉着这词儿不吉利,就没说出口,顿了一顿,续道:“有个好歹,我如何向石总捕头交待?”

    石依见牟斌关心自己的安危,心中欢喜,笑道:“哎呀,你用不着担心这个,我的功夫棒极了,就算打起来了,也照顾得了自己,用不着你照顾。”

    牟斌道:“你非去不可呀?”

    石依道:“那是当然,本姑娘今天就非去不可了,你带不带着吧?要是你不带着,我就自己去。”

    牟斌心中不大痛快,暗想:“这丫头哪哪都好,就是太任性了。”心知石依说得出,做得到,倘若自己硬是不带着她,她一定会孤身前往,那样的话,她就更危险了。

    牟斌叹一声,道:“哎,真拿你没办法,那好吧,你想跟着就跟着吧,但有一则,咱们事先可得说好了,倘若打起来了,我让你走,你可得听我的。”

    石依心想:“如果遇上危险,我怎会弃你而逃。”但她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牟斌就不会带她去,于是违心的答应下来,笑道:“好啦,我听你的就是。”

    二人双骑出城,日落时分来到乱石岭下,钻进一片密林,把马匹缚在树上,各自取出干粮来食,没急于进寨,一直坐等到二更时分,这才悄然摸上山,避过寨墙上的岗哨,偷偷潜了进去,根据老鼠墙提供的情报,没费事就找到了癞皮狗的住处。

    那是位于寨北的一处院落,院子不大,只有一间正房,门窗都关着,窗纸上没有亮光,这说明屋子里没点灯,癞皮狗要么是不在,要么就是睡下了。

    院子里没有狗,二人越墙而入,双双飘身落地,悄然无声。窗户只开在前面,房后无窗,牟斌打手势示意石依埋伏在窗外,以防癞皮狗破窗而逃。

    他蹑足潜踪,来到门前,不知房门上没上闩,用手轻轻一推,房门没闩,推动之下,吱扭声中,缓缓向内张开。

    就在门开的那一瞬间,屋中忽的响起犬吠声,谁能想到屋子里竟然有犬?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大出牟斌意料之外,吓了他一跳。

    月光从门洞射入,在其照耀下,牟斌只见一条大犬暴叫着迎面扑来。他抬脚将其踢飞出去,那大犬撞到墙上,反弹落地,趴在那儿不动弹了,估计是被踢死了。

    这时院子四周锣声大作,还听有人高呼道:“抓贼啊……抓奸细!”

    牟斌吃了一惊,顾不得那许多,忙冲入屋中,见炕上仰面躺着个人,挥指点了他的大穴,抓起扛在肩头,向外就走,感觉手上黏糊糊的,还嗅到了一股血腥味,就是一怔。

    这时他已到了院中,从肩头卸下那人,放于地上查看,这才发现那人胸前有一大片血迹,探其鼻息,已经没气了,身子都凉了,这人已早死多时。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