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17世外高人 下
    【2b小说网 www.2bzy.com

    莫再穷听邋遢人出言不逊、侮辱牟斌,可不干了,大牛眼珠子一瞪,冲他叫道:“老家伙,你放什么狗屁,是不是皮子紧了,想叫爷们给你熟熟皮子?”

    那邋遢人打了个哈哈,用破蒲扇一指莫再穷,左手挠着脖子上的痒痒,笑呵呵的说:“大胡子,还真就叫你猜着了,我这两天是觉着皮子有点发紧,正想找人熟熟,你要是有这份孝心,就过来吧。”

    莫再穷一听这话,更来气了,叫道:“呀哈,你个老东西,竟敢和老子叫号,我看你这是找打。”想过去踹他一脚,让他吃点苦头,长点记性,却被牟斌横臂拦住。

    牟斌说道:“饺子,老实待着,你和个老人家置什么气,打了他,你就威风了?打个老人家算什么本事,你丢不丢人?”

    打个糟老头子确实不算本事,而且还挺丢人,经牟斌这一说,莫再穷觉着掉了面子,急赤白脸的指着那邋遢人,冲牟斌嚷嚷道:“你没听见他刚才怎么说的呀?这种操蛋的老东西就是欠揍。”

    牟斌一皱眉,道:“够了,别说了,瞧你这点出息。”冲那邋遢人又一拱手道:“老人家,对不住了,我这兄弟脾气有点暴,言语不周,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哈……”邋遢人朗声笑道,“可以,你小子可以。”忽的向旁一挥手,掌风所至,“咔嚓”一声,十步之外一棵参天大树登时劈裂倒下。

    牟斌等人见状皆惊得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凉气,小猴子嘻嘻直笑,那邋遢人笑呵呵的瞅着莫再穷,用破蒲扇一指他,说:“看在牟斌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了你,要不然的话,哼哼,我非摘了你满口的牙不可,以后见着长者尊敬着点,别这么没规矩。”

    莫再穷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别看这邋遢人露了一小手,技惊四座,却根本吓不住他,梗着脖子,瞪着邋遢人,叫道:“咋地,你吓唬谁呢,老子不吃这一套,要摘牙是吧,你摘吧,老子要是皱一皱眉头,不算英雄好汉。”

    那邋遢人一怔,说:“呀,你小子有点意思,不错不错,威武不屈,是条汉子,莫再穷,冲你这浑蛋劲儿,你这辈子穷定了,哈……”

    莫再穷听他道出自己的名字,很是意外,叫道:“你咋知道俺叫莫再穷,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邋遢人道:“干嘛要告诉你,牟斌,你要找的人就在林中,快去吧,好好孝敬你娘,否则我打你的屁股。”说罢径直走去。

    牟斌心想:“他干嘛要提醒我,要孝敬我娘,莫非他认识我娘,他究竟是谁呀?他知道我是牟斌,竟然也认识饺子,这说明他对我们的情况有所了解。

    “他武功惊人,就刚才震断大树那一下,连我爹也未必做得到,江湖上能有此等身手的人寥寥无几,他身穿衲衣,像是佛门中人,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疯僧醉菩提不戒大师?听闻此人已绝迹江湖多年,会是他吗?”

    这时邋遢人已走远,牟斌叫道:“老人家,您是不戒大师吗?”

    那邋遢人闻言一怔,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不老,别再叫我老人家了,否则的话,我扇你大嘴巴子。”声音不高,距离又远,却每个字都清晰无比的传入了牟斌等人的耳中。

    莫再穷也听说过“疯僧醉菩提”不戒的威名,知道他是二十多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问牟斌道:“木头,他会是不戒吗?”

    牟斌瞅着那邋遢人的背影,说:“我瞧着像,但也不敢确定。”

    这时远处现出石依的身影,捕头王道:“牟大人快看,是石捕头。”

    牟斌喊道:“石姑娘,郭槐跑哪儿去了,你瞅见他了吗?”

    石依快步走了过来,不想当着众人的面提及郭槐非礼她的事,谎称没看见郭槐。

    牟斌见她脸上挂着泪痕,问道:“你哭过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石依道:“没什么,我替哥哥着急,就哭了一鼻子,牟斌,你能不能放过我哥,他只是一时糊涂,如今失银已然找回,你就放过他吧。”

    牟斌道:“他犯了法,就要接受法律的惩处,国法如山,岂是我能左右的?”

    石依叹一声,道:“我哥真是不该,他这一生的前途算是毁了。”

    牟斌率人继续追踪郭槐,石依却没跟着,她返回了锦衣卫分署,在客房里见着了石坚,扑到父亲怀里,放声大哭。

    石坚被女儿哭蒙圈了,不知她是受了什么委屈,轻轻拍着她的背,问道:“依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石依道出郭槐非礼她的事,石坚气得啮齿道:“这个畜生,这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东西,我饶不了他。”

    牟斌等人出了城,向西追出几十里,这时雷声轰鸣,大雨骤降,在雨水的洗刷下,郭槐的气味全无,锦犬无法再追踪下去,牟斌等人只得返回。

    次日上午,石依刚走出分署,忽听背后有人问道:“石捕头,这是要去哪儿呀?”回身一看,只见向荣华走了过来。

    石依道:“我去牟家,向伯母求教女工。”

    向荣华笑道:“堂堂的女神捕,不思抓贼捉凶,竟要学起女工来,真是奇怪。”他知道石依的目的不纯,别有所图,故意调侃。

    石依见他似乎是猜出了自己的心思,登时脸红,争辩道:“什么女神捕,你少给我戴高帽,我学女工怎么了,要你管。”

    向荣华打了个哈哈,道:“我可不敢干涉咱们石大捕头的事,正好我也要去找木头,咱们一起吧。”

    二人结伴同行,石依问道:“你找牟斌所为何事呀?”

    向荣华道:“我把刘庆搞定了,他答应放木头一马,木头可以官复原职了。”

    石依好奇的问:“你是如何搞定刘庆的,能和我说说吗?”

    向荣华笑道:“哈哈哈,那有何不可?其实办法简单的很,我只不过是给了他一点点银子而已。”

    石依坏笑着点指向荣华道:“好哈,你竟敢行贿,我告诉爹爹去,让他抓了你法办。”

    向荣华笑呵呵的说:“随你吧,我才不怕呢。”

    牟斌和父亲在院子里练功,叩门声响起,牟斌问道:“谁呀?”

    “是我,大象。”

    牟斌去开门,见石依也来了,冲她笑道:“石姑娘也过来了。”

    石依道:“伯母在吗?我来向她老人家请教女工。”

    牟斌道:“在在,快进来吧。”

    石依迈步走了进去,向荣华却没进,往里瞅了一眼,见牟知节坐在廊檐下的靠椅上,冲他笑道:“师父,有几天没过来看望您了,您都挺好的吧?”

    牟知节沉着脸说:“都挺好的,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大象,你这小兔崽子昨儿个晚上跑哪儿浪去了,是不是又给刘庆那个王八蛋捧臭脚去了?你呀你,真是一把捧臭脚的好手,马屁精一个,以后别说是我徒弟,为师有你这种没骨气的徒弟,臊得慌,丢不起这个人,听着没有?”

    向荣华赔笑道:“听着了听着了,师父教训的是,徒儿谨遵教诲。”

    牟知节没好气的说:“你谨遵教诲个屁,你小子就是嘴好,口是心非的东西,还站在门口干嘛,还不赶紧滚进来,为师有日子没考校你武功了,你给我练练,让为师瞅瞅,看你小子这些日来有没有长进,倘若没有长进,我大棒子揍你!”

    向荣华赔笑道:“师父,徒儿还有点公务要忙,要不咱改天吧,我就不进去了,和大师兄谈点事儿,马上还得回去。”

    牟知节白了向荣华一眼,不悦的说:“一提考校武功,你小子就耍滑头。”

    向荣华把牟斌叫了出去,走出老远,牟斌道:“啥事儿呀,咋还非要出来说。”

    向荣华估摸着在这儿说话,师父肯定听不见,这才停住脚步,对牟斌道:“我把刘庆搞定了,你可以回去上班了。”

    牟斌道:“怎么搞定的?你是不是又给他塞银子了?”

    向荣华笑道:“是塞了点银子,不过那都不算什么,对我来说,九牛一毛而已,只要你能官复原职,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牟斌叹一声,道:“哎,你这又是何必呢,那个鸟官我早就不想干了,受够了,再也不想受刘庆那鸟人的窝囊气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向荣华道:“真不想干了?”

    牟斌“嗯”一声,点了点头。

    向荣华道:“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不做这受气的鸟官也好,说句不该说的,你还真就不适合走仕途。”顿了一顿,又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牟斌道:“暂时没什么打算,先把屈总兵遇害的案子查明白再说。”

    向荣华还指望着破了这个大案立功受奖呢,真怕牟斌撂挑子不管了,听完这话,可算是放心了,说道:“那好,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全力配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石依每天都去牟家,打着向李倾国学女工的幌子,实则为的是牟斌,这一点不仅牟知节夫妇看得出,牟斌也看得明白。

    这一天,向荣华来到牟家,告诉牟斌老鼠强的飞鸽传书到了,他已经找到了癞皮狗,牟斌大喜,当日便和石依双骑赶奔大同镇。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