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16世外高人 上
    【2b小说网 www.2bzy.com

    做贼心虚,郭槐忽闻犬吠,吓了一跳。石坚道:“不好,很可能是牟斌找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郭槐不敢大意,忙三两下将装有银子的包裹系好,随石坚出了屋子,二人不敢走正门,刚要飞身上房,这时牟斌率众自月亮门冲了进来。

    锦犬旺财朝郭槐狂吠,犬王明在它头上轻轻一拍,这才住口。

    牟斌冷冷的瞅着郭槐,说道:“郭捕头,你那包裹里装的是什么,该不会是梅记银号的失银吧?”

    包裹里的银子都是五十两一锭的船形元宝,底座上烙着登州梅记银号的印记,只要打开包裹一查,郭槐就露馅了,他心知抵赖也没用,索性就承认了,满面怒容,虎着脸瞪着牟斌,说:“不错,这里装着的就是梅记银号的失银。”

    牟斌对石坚道:“石总捕头,你昨夜可真够忙的,先是夜探我们分署,后又盗了梅记银号,你身为刑部的总捕头,却知法犯法,该当何罪?”

    石依万万没想到此案竟与父亲和兄长有关,怔怔的站在牟斌身旁。

    郭槐道:“此事与义父无关,乃我郭槐一人所为,好汉做事好汉当,莫要牵连义父。”

    石依叫道:“哥,你这是干嘛呀,为什么要和牟斌过不去?”

    郭槐戟指牟斌怒道:“是这个小王八蛋和咱们过不去,我想教训教训他,有什么错?”

    莫再穷把朴刀一举,叫道:“姓郭的,你说谁小王八蛋呢,老子劈了你。”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牟斌横臂将其拦住,说了声“且慢!”又对郭槐道:“姓郭的,既然你承认案子是你做下的,那就讲不了说不起了,跟我走一趟吧。”

    郭槐冷笑道:“哈……想要抓老子也行,但你得拿出本事来。”说罢猛然间将拎着的包裹向牟斌扔去,随后双足点地,来了个旱地拔葱,纵身上房,飞跃而去。

    牟斌挥手接住沉甸甸的包裹,交给莫再穷,叫了声“你哪里走!”飞身去追,石依也追了过去。

    牟斌的轻功不如郭槐,追不多远就被甩掉了。郭槐钻进一片林中,停住脚步,石依跟了过来,生气的说:“哥,你怎么能做下此等蠢事,现在案子犯了,你可怎么办呀?”

    郭槐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天塌下来当被子盖,它能咋地?”

    石依替郭槐担心,也替他不值,说道:“哥,你真不应该这么做,这不是把自己的前程毁了吗?牟斌不是要和咱抢功,他只不过是想查出真凶,还西北狼一个公道,你何苦和他过不去,把自己给害了。”

    郭槐道:“你以为我和牟斌过不去是为了这桩案子吗?不是,我是为了你呀。”

    石依道:“为了我?哥你什么意思呀?”

    郭槐一把将石依搂在怀里,说道:“好妹妹,哥喜欢你,你难道就看不出吗?”

    石依吓了一跳,忙推开郭槐道:“哥,你干嘛呢,发什么神经,咱们是兄妹,岂可如此?”

    郭槐道:“你又不是我亲妹子,我喜欢你有何不可?依儿,你跟我走吧,咱们远走高飞,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石依激动的说:“哥,你别胡言乱语了,咱们不可能,我只是把你当成哥哥,没有其它的想法,一点都没有。”

    郭槐目露凶光,瞪着石依,恶狠狠的说:“你是不是看上牟斌了?”

    石依是看上牟斌了,却不好意思承认,说道:“哥,你说这干嘛,不管我看没看上牟斌,咱俩只能做兄妹,你不要有其它的想法。”

    郭槐动情的说:“依儿,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喜欢我吗?难道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

    石依道:“哥,你能不能不这样,我哪有讨厌你?算了,咱别说这个了,你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避避风头,千万别被牟斌找着,爹爹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说罢转身要走,不料郭槐竟扑了过来,从背后将其搂住。

    郭槐激动的说:“好妹妹,你就从了我吧。”贪婪而疯狂的亲吻她,双手一通乱摸,这可把石依吓坏了,她叫道:“哥,你干嘛呢,快放开我!”

    郭槐此刻已然是欲火中烧,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把石依放倒在地上,就要和她办事。

    石依吓得直哭,哽咽道:“哥,你干什么呢,快放开我,不要这样!”

    郭槐血气上涌,激动的喘着粗气,说道:“好妹妹,你就从了我吧。”扑在石依身上,嘴和手就闲不住了,乱亲乱摸。

    石依挣扎着,却挣脱不开,高喊救命,希望父亲或是牟斌能够听到,前来搭救。

    石坚没来,牟斌也没来,却来了一位怪人,只见他看上去五十左右的年纪,蓬头垢面,一身破帽破鞋破衲衣,拿着把蒲扇,也是破烂不堪,草绳做腰带,上面挂着个大葫芦,左肩头上蹲着只小猴,这猴子虽骨瘦如柴,双眼却格外的亮,精神头儿极足。

    他口中唱着:“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摇三晃的从远处走来,听石依喊救命,就是一怔,忙循声望去,瞅见郭槐的丑态了,身形一晃,闪电般奔至切近,冲郭槐道:“干嘛呢,干嘛呢,大白天的,你这是干嘛呢?”

    郭槐怒目而视的瞪着那人,叫道:“给老子滚蛋,少管闲事,别他娘的找死。”

    这邋遢人仿佛成了石依的救命稻草一般,她嘶声叫道:“老人家救我!”

    那人不高兴的说:“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谁是老人家呀,我可不老。”

    郭槐急着办事,冲那人叫道:“滚!再要废话,老子宰了你。”

    那人笑呵呵的说:“小伙子你的火气还满大的,让我这猴儿帮你降降火吧。”他用破蒲扇一指郭槐,而后耸了下左肩。

    肩头的那只小猴子怪叫一声,向郭槐扑去,动作迅捷无比,郭槐没想到它的速度这么快,动作如此之敏捷,吃了一惊,感觉这小猴子不一般,不敢怠慢,顾不得再上石依,忙起身一拳击去,想把小猴子打翻,却不料这一拳竟走空了。

    那小猴子避过来拳,双爪一顿乱抓,抓了郭槐个满脸花,把他疼得惨叫声连连,捂着脸向后直退。

    那小猴子蹿蹦跳跃间,又在郭槐捂着脸的双手上落下几十道抓痕,郭槐的双手成了血葫芦,几乎要被它抓烂了,他心知不妙,小猴子都这么厉害,它的主人就更了不起了。郭槐心生怯意,转身就跑。

    小猴子抓得过瘾,还要乘胜追击,忽听那邋遢人叫道:“悟空,穷寇莫追,回来吧。”

    说也奇怪,那小猴子似乎能听懂人话,竟然真就回来了,重又回到那邋遢人的肩头。

    邋遢人从怀里摸出一个花生,拨了壳,说:“悟空,这是奖励你的。”把个花生豆向左上方一扔,小猴子伸手接住,放到嘴里,高兴的吃了起来。

    那邋遢人又把另一个花生豆扔了过去,小猴子伸手去接,却不料那邋遢人出手如电,右手挥处,竟把那颗花生豆又夺了回去,扔进自己嘴里,边吃边笑呵呵的说:“这个可没说要给你,你别自作多情。”

    小猴子被耍了,气坏了,猴叫着去乱挠邋遢人的头发,那本已蓬乱不堪的头发便更加乱得不成样子了。

    石依坐起身来,委屈的哭泣,她万没想到看着自己长大的哥哥,竟然做下此等禽兽不如之事,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那邋遢人道:“小姑娘,坏人都被悟空打跑了,你咋还哭呢,快别哭了,走家吧。”

    石依站起身,擦了把眼泪,对那人道:“多谢老人家相救。”

    那邋遢人一皱眉,道:“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我又不老,干嘛总叫我老人家,你再这么叫,我可要不高兴了。”

    石依心想:“这什么人呀,怎么这么怪,他明明就是老人家嘛,自己还死不承认。”问道:“不知恩公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那邋遢人道:“问我叫什么名字呀?你可站好了,别被我的大名吓倒,我乃是佛祖座下的降龙罗汉转世,济公活佛是也。”

    石依见他把胡话说的像真事一样,不禁噗嗤一笑,说:“你骗谁呢,你怎么可能是济公活佛?”

    那邋遢人“哼”了一声,用破蒲扇点指石依道:“肉眼凡胎的小丫头片子,你爱信不信,这儿也没我什么事儿了,济公走也。”话音刚落,便踪迹不见了。

    石依吃了一惊,失声道:“哇,他身法怎么这么快呀,他定是位武功卓绝、了不起的世外高人,他究竟是谁呢?”

    在锦犬旺财的追踪下,牟斌等人寻到这片树林,迎面遇上了那个邋遢人,常言道:“狗咬丑的,人敬有的。”旺财见那邋遢人破衣烂衫,冲他直吠。

    邋遢人肩头的小猴子不甘示弱,朝旺财呲牙咧嘴的不住猴叫,犬王明扥了扥拴在旺财颈上的犬绳,旺财这才止住吠声,那小猴子相应的也不叫了。

    邋遢人白了旺财一眼,说了声“讨厌的东西。”刚要离去,牟斌拱手道:“老丈,请问你可见过一个身着公服的女捕头?”

    那邋遢人瞅了牟斌一眼,没好气的说:“原来是你小子呀,真是什么人玩什么鸟,主人讨厌,养的畜生也讨人厌。”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