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13牟斌归家 下
    【2b小说网 www.2bzy.com

    牟知节要考校儿子的武功,众人出了屋子,父子俩对立于院中,李倾国和石依站在廊檐下观战。

    牟斌深知和父亲这样的大高手过招,必须得全力以赴,如此一来,招式很难做到收发自如,他唯恐伤到父亲,因而不愿拔刀,于是说:“爹,孩儿就陪您练练拳脚吧。”

    牟知节道:“干嘛不动家伙呀,是不是这几年刀法生疏了,不敢亮出来,怕挨老子骂?”

    牟斌道:“不是啦,孩儿怕动了兵器,万一收不住伤了您老人家,那可如何是好?”

    李倾国也担心如此,说道:“斌儿所言极是,那就别动兵器了,你们爷儿俩就练练拳脚吧。”

    牟知节道:“你们用不着担心这个,小兔崽子还伤不了老子,快把刀亮出来吧,老子今天就要考校考校你的刀法。”

    牟斌不敢执拗,无奈只得亮出绣春刀。

    牟知节招手道:“来吧。”

    牟斌道:“那孩儿就得罪了。”说罢挥刀便砍。

    也就三两个回合,牟知节说了声“撒手!”空手入白刃,夺下了儿子掌中的刀,随手插入挂在牟斌腰间的鞘中,叹一声道:“哎,你小子这五年算是荒废了。哪有什么进步呀,净是鬼扯,我看还不如五年前呢。”

    牟知节武功之高超出了石依的想象,她做梦也想不到牟斌那么高的本领,在父亲面前竟然连三个回合都走不过。

    牟斌这五年来的确下了一番苦功,但没有像父亲这样的高人指点,光凭自己苦练,进步不大。他觉着自己已经不含糊了,和父亲交过手之后,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武功还且得练,和超一流高手相比,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差距那是相当得大。

    石依前来看望牟斌父母,没空着手来,带了几盒厚礼,那是在沿途上购买的。牟斌不让她买,说:“用不着,我爹娘不挑这个。”

    石依想给牟斌的父母留下一个好印象,唯恐礼数不周,坚持买下了礼物,有海参、鲍鱼、熊掌,还有两大瓶珍珠粉,花销的银两相当于牟斌几个月的俸禄。

    众人回屋落座,石依将礼物奉上,牟知节道:“怎么还带东西来,斌儿你也不拦着点,这丫头太客气了。”

    时隔五年,一家人再度团聚,晚饭准备吃饺子,韭菜鸡蛋馅的,李倾国和石依在厨房忙活,牟斌父子在厅中下象棋,一局过后,牟知节被杀的片甲不留,大败亏输,尴尬的笑道:“你这臭小子武功没啥长进,棋艺却进步不小,连老子都下不过你了。”

    厨房里,圆桌上放着面板,石依站于桌前,使着擀面杖在板上飞快的擀出一张张又薄又圆又结实的饺子皮,每个大小几乎都一样,仿佛是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

    李倾国见她的饺子皮擀得好,大为赞许,越看这丫头越顺眼,想着要是能有这么个既俏丽又勤快的儿媳妇那该多好,觉得她和儿子相当般配,也不知她今年多大了,定没定亲,许没许配人家?这话不能直截了当的问,便旁敲侧击相询,得知石依今年十八了,尚未婚配,李倾国心中欢喜。

    牟斌和父亲一边下着棋,一边把屈总兵遇刺的案子说了,牟知节捋着颔下短髯,道:“这案子不简单呀,为父觉着癞皮狗不大可能为了一个欢场女子陷害西北狼,除非他对那妓女小红情深意重,非得到手不可。

    “你应该着手调查一下癞皮狗和那妓女小红的关系,如果癞皮狗没去找那小红厮混,就说明他陷害西北狼不是为了小红,而是另有目的。

    “至于是什么目的嘛?为父觉着他有可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人要害西北狼,又或者是那人要害屈总兵,西北狼被人当刀使了,却还不自知。”

    牟斌道:“父亲分析的有理,待老鼠强的消息一到,孩儿立马就赶赴大同,一探究竟。”

    牟知节笑道:“这案子有点意思,你去查吧,查它个水落石出。”

    这时莫再穷回来了,见牟斌父子在下棋,笑道:“看这意思,师父您是原谅大师兄了。”

    牟知节瞅了他一眼,道:“净说废话,斌儿都不做锦衣卫了,为师自然要原谅他了。”

    莫再穷笑道:“你们父子终于是和好了,这真是可喜可贺。我就知道只要大师兄不做锦衣卫,这一天的乌云就散了。我让食堂做了几个好菜,带回来了,咱们庆贺一下。”

    他拎着食盒去厨房,见师母和石依正在大锅里煮饺子,笑道:“今晚有饺子吃呀,真是太好了,我都好久没吃过师母做的饺子了,都把我馋坏了。”

    李倾国笑道:“你这孩子一见着饺子就乐,咋就吃不够呢?”

    莫再穷道:“当然吃不够了,一天三顿的吃,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也吃不够。”

    石依笑道:“莫总旗,你怎么这么爱吃饺子呢?”

    莫再穷道:“石姑娘有所不知,俺小时候家里穷得很,生穷生穷的,年夜饭连顿粗面黑皮素馅的饺子也吃不上,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一天三顿都吃饺子。”

    石依道:“莫总旗小时候家里这么苦呀。”

    莫再穷叹一声道:“小时候的日子真是苦极了,幸亏师父收我为徒,教会我满身武艺,否则我现在都未必吃得上饺子。”顿了一顿,又道:“师母,今儿的饺子是啥馅的?”

    李倾国用笊篱搅动着煮在沸水中的饺子,说道:“你最爱吃的那口。”

    莫再穷笑道:“韭菜鸡蛋,呀太好了,今天我非吃上七八盘不可。”

    石依笑道:“莫总旗,你吃这么多不怕撑着呀?”

    莫再穷道:“能吃上饺子,撑死也值了。”

    李倾国笑道:“瞧你这点出息。”

    忽听牟知节在厅中喊道:“饺子,去把大象也叫来,咱们一家人聚聚。”

    莫再穷到了厅里,说:“大象陪刘庆那条老狗吃花酒去了,这会儿不定在哪逍遥快活呢,可不好找。”

    牟知节调侃道:“大象真是一把捧臭脚的好手,算了,甭找了,别耽误人家进步。”

    吃过晚饭,掌灯时分,石依起身告辞,牟斌道:“我今晚要过去等一个人,一起走吧。”

    李倾国问儿子晚上还回不回来,用不用给他留门。

    牟斌说今晚在宿舍睡了,不用留门。他和石依出了宅子,抬手在树上摘下几个青红的大枣,递过去道:“尝尝,这枣子可甜了。”

    石依接过来,吃下一个,甘甜可口,却故意说是苦的。

    牟斌一怔,道:“怎么会呢?”又摘下一个自己来吃,说:“挺甜的,怎么会苦呢?”

    石依笑道:“我逗你呢,你真傻,竟然信了。”

    牟斌道:“好哈石捕头,你竟拿我寻开心,这可不成,我得罚你。”

    石依笑道:“怎么罚?”

    牟斌道:“我要罚你把这两树的苦枣都吃下。”

    石依道:“这么多枣子,我哪吃得下呀,你想撑死我呀?”

    牟斌右掌一挥,闪电般又摘下一把枣子,含笑瞅着石依,递过去道:“吃不下也得吃,看你以后还敢拿我寻开心。”

    石依笑道:“我就不吃,看你能把我怎样,你个大坏蛋。”把手里剩下的几颗枣子扔向牟斌,转身就跑。

    牟斌侧身避过,笑道:“你便是孙猴子,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石依跑出十几步,回身道:“还如来佛祖呢,真没羞,我看你是猪八戒才对。”做了个鬼脸,又道:“大猪头,臭猪头,坏猪头,看你如何能抓得着我?”

    牟斌道:“好哈,敢污蔑我是猪八戒,罪加一等,今天这两树的枣子说什么都得让你吃下去。”冲上前来。

    石依抹头就跑,牟斌随后便追,二人在月色下开心的追逐着,牟斌追出几条街,抬头再一看,石依踪迹不见。

    牟斌自语道:“这丫头的轻功还真不错哩。”其实不是石依的轻功有多超群,而是牟斌的轻功太一般,轻功是他众多武艺中的短板。

    丢了石依,牟斌孤身一人去了分署,来到监牢大院,院子里有十几间窟洞房型囚室,大多是空着的,大门口有个签押房,供牢子们办公之用。

    牢头和两个狱卒正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吹牛x、瞎扯淡、侃大山呢,忽听守门侍卫向牟斌打招呼,这一声“牟大人”传入他们耳中,好似五雷轰“遵命”。

    牟斌叫牢头打开签押房斜对面的那间囚室,他要进去待着。

    牢头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不敢多嘴相问,只得听命照办。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