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10锦犬的来历
    【2b小说网 www.2bzy.com

    午饭过后,牟斌和石依出了食堂,忽闻阵阵犬吠,石依从声音中判断大概有几十条犬同时在叫,方位离此不远,像是就在分署里,便问道:“牟斌,这是你的犬在吠吗?”

    牟斌道:“不是我的,是我们分署的。”

    石依笑道:“那还不一样吗?你是这里的一哥,你们分署的还不就是你的。”

    牟斌道:“此言差矣,我虽为此处的指挥,但公是公,私是私,怎能混为一谈?公家的东西岂能成了我牟斌的私有财产,你这么说我可是要犯错误的。”

    石依道:“得了,得了,用得着上纲上线吗?本姑娘懒得和你争论这个,你养这么多犬干嘛呀?”

    牟斌道:“那用处可大了,追踪搜捕、护卫巡逻都是它们的用武之地。”

    石依赞许的说:“想到用犬追踪搜捕可真有你的,犬的鼻子灵得很,一旦被它们嗅到气味,罪犯就无所遁形了。你这儿的犬是什么品种,管用吗?”

    牟斌道:“我们分署的锦犬都是优秀狼种犬改良选育而得的狼青,经过诱导、强迫、禁止、奖励等专业的方法训练而成,帮我破了许多案子,管用得很。”

    石依笑道:“它们有你说得那么好吗,能带我去见识见识吗?”

    牟斌道:“那有何不可,随我来。”

    分署后身有个方圆广阔的校场,二人走了进去,只见数名锦衣卫正在训练几十头狼青,这些犬的体貌特征与狼相似,也是尾长而粗,三角眼,眼睛为深褐色或黄褐色,身体外形匀称,体质结实,运动灵活,毛色现有青灰、铁青或草黄,不知道的乍一看还以为是狼呢。

    牟斌手下有个锦犬小队,负责人是个小旗官,绰号“犬王明”,猎户出身,打小就善于选育和训练猎犬,经他培养出来的猎犬,不仅凶猛能战,还善于追踪搜捕。

    这个曾经的猎户能成为锦衣卫,除了要感谢牟斌之外,还要感谢一头猛虎。

    几年前,登州下辖的福山县境内百洞山中冒出一只斑斓猛虎为害地方百姓,此虎不仅凶猛无比,还狡猾机警的很,几十个猎户联手布下天罗地网都未能将其制住,反而被它所伤,那一阵打下来,猎户们九死十八伤,可谓是伤亡惨重。

    有此虎在山中作祟,搞得附近的乡民都不敢进山打猎、拾柴,以及采摘山货了,严重的影响了当地百姓的生活,那只大老虎还时不时的闯入村中,害死了几十名村民,死于它尖牙利爪之下的牲畜那就更多了。

    当地百姓叫苦不迭,去县衙报案,希望县太爷能管管,动用三班衙役或是联系奇山所的驻军将那祸害除掉。

    乡长姓冯,是个有见识的社会人儿,懂得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的道理,县太爷说是父母官,爱民如子,其实根本不把老百姓的死活当回事,想要找他办事,那就得使银子,你说老百姓有多么多么惨,民不聊生,都要活不下去了,他只会无动于衷,只有将大把的银子放在他面前,他那铁石的心肠才会为之动容。

    于是冯乡长号召大家捐款,富得多出点,穷得少出点,无多有少,这是关乎到大家伙儿每个人性命攸关的大事,谁也不能袖手旁观,铁公鸡一毛不拔可不行。

    乡民们凑了百余两银子,冯乡长是个雁过拔毛的主儿,经手三分肥,私吞了几十两,余者递了上去。

    县太爷收了银子,觉得有点少,不太满意,就问冯乡长他们乡里有没有漂亮的黄花大姑娘,要是有的话,送四五个过来,倘若没有就赶紧去弄,这吃老百姓的狼官不仅贪财,还很好色。

    冯乡长觉着这事儿不好办,为难的直嘬牙花子,可不好办也得办,只能硬着头皮回去召集各村长商量人选,乡里倒是有几个漂亮姑娘,都还未出阁,至于是不是黄花大姑娘,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献美名单很快就制定出来了,一共是五个,各村长把这些人的老爹叫到了乡公所,将事情一说,其中有三个觉着要是闺女能陪县太爷睡觉,自己就有地位了,借着县太爷的势力,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这种想巴结县太爷还巴结不上的人,岂能错过这个天赐良机,答应的很痛快。县太爷都七十多了,是个糟老头子,把如花似玉的亲闺女送去给个老头子糟蹋,他们竟也舍得。

    另二位不想把闺女往火坑里推就没同意,冯乡长先来软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苦口婆心的劝,让他们牺牲小我,顾全大局,一看不起作用就来硬的了,说不同意也得同意,事情就这么定了,没商量的余地,如果非要和乡里对着干,今天就别想走出乡公所。

    这二人当中有个姓牛的脾气挺倔,说什么都不答应,结果被关了起来,另一个姓李的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假意答应下来,一出乡公所就去了登州,他知道只有一人能救他闺女,那便是牟斌。

    这位村民老李见着牟斌把事情一说,牟斌气得火冒三丈,连夜带上几名弟兄随老李返乡,闯入乡公所,救出村民老牛,又找到冯乡长家,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倒吊在树上,牟斌亲自动手抽了三十鞭子,打的冯乡长杀猪般怪叫。

    冯乡长觉着委屈,说这都是县太爷逼得,他也没有办法。

    牟斌认为这不是他为虎作伥,祸害百姓的理由,就是看在他有不得已苦衷的份上,才对其从轻处罚,否则就打他一百鞭子了。

    对于那个鱼肉百姓的县令,牟斌无权处置,只是把村民们上供给他的银子要了回来,结果数目对不上,冯乡长私吞银子的事也就瞒不住了,这种钱他也贪,真是坏了良心,遭到了村民们的唾弃,又被牟斌狠狠的抽了五十鞭子,好悬丢了性命。

    牟斌带人上山打虎,那斑斓猛虎真够精的,知道牟斌不好惹,竟然藏了起来,百洞山山高林密,洞穴众多,牟斌在茫茫大山中苦寻数日无果,把他急的上老火了,满嘴起泡。

    听一个猎户说,在往南几百里外的崂山中,有个绰号叫犬王明的人,是位养犬的能手,经他训练出来的猎犬善于追踪,如果能把这人请来,只要那斑斓猛虎还在此处,就一定能把它找出来。

    牟斌亲赴崂山请来了犬王明,他果然名不虚传,带着猎犬进山,没费劲儿就找到了那头猛虎,在旁人看来它是凶猛无比,对于牟斌来说,那就是一只小猫,牟斌刀过虎头落,轻轻松松将其斩杀。

    事情了结之后,牟斌觉着要是能把犬王明收归己用,将对自己侦破案件有很大的帮助,犬王明是个没有社会地位的猎户,又不淡泊名利,自然是愿意加入锦衣卫了。

    想做锦衣卫有三种途径,一是世袭罔替;二是破格录取;三是统一招考。

    牟斌想破格录取犬王明加入锦衣卫,他做不了主,要先报请山东锦衣卫指挥刘庆,经他批准后,再报请北京总署。

    报告打上去了,一等就是半年,石沉大海,毫无音讯,犬王明在家听信儿,迟迟得不到牟斌的答复,把他给急坏了,隔两个月就跑一趟登州,生怕这事儿黄了。

    他哪知道问题出在刘庆那儿,还以为是牟斌拖着不肯办,想借机索贿,等了半年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所有的耐心都耗尽了,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卖了好几条犬,凑出张二百两银票,用红纸包了,给牟斌递了上去,说得不动声色,让牟斌买包茶叶喝。

    牟斌一看他搞这一套就是一皱眉,打开红包,瞅了眼银票,淡淡的说:“这点银子买茶叶也不够呀。”

    犬王明一怔,心想:“二百两银子还不够?这牟斌的胃口够大的,都说他是个清官,清个老屁,这家伙是个十足的大贪官。”

    心中虽是不满,脸上却没敢带出分毫,干笑道:“是不大够,不知牟大人想要多少?”

    牟斌不动声色的说:“本官不要钱,想要你一件东西?”

    犬王明道:“牟大人想要何物,只要我有的,一定双手奉上,您是不是看上我家的犬了,看上哪条了尽管说话,我这就回去给您带来。”

    牟斌道:“不是犬。”

    犬王明道:“那是何物?”

    牟斌淡淡的说:“你的项上人头。”

    犬王明惊得目瞪口呆,怔怔的问:“大人您开玩笑的吧?”

    牟斌把眼一瞪,“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指着犬王明厉声喝道:“犬王明,你有几个脑袋,竟敢向本官公然行贿,你把本官当成什么人了,真是岂有此理。”

    犬王明吓得忙跪倒在地连连赔不是。

    牟斌抓起桌上的银票,摔在他脸上,叫道:“拿着你的臭钱快滚,犬王明,我看错你了,锦衣卫不要你这种人,快给我滚出去。”

    犬王明苦着脸说:“大人,能听我解释吗?”

    牟斌把眼一瞪,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犬王明道:“大人,我以为是您卡着不给办,迫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牟斌道:“放屁,是我要录用你,怎会卡着不办,我有毛病呀?”

    犬王明委屈的说:“我都等半年了,录取通知还没下来,我能不胡思乱想吗?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觉着孝敬您也是应该的,家里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银子,我就卖了几条犬,说实话我真是不舍得呀,可等着用银子,不舍得也得舍得。”

    “什么?你把犬卖了,犬王明呀犬王明,叫我说你什么好,简直乱弹琴。”牟斌指着犬王明,急的直跺脚,又道:“赶紧去把犬都赎回来。”

    犬王明道:“大人,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这回吧。”

    牟斌觉着犬王明虽有过失,却情有可原,让他起来坐下说话。

    犬王明没坐,躬身站在牟斌面前,小心翼翼的问:“大人,小的加入锦衣卫的事还有商量吗?”

    牟斌不悦的吱了一声,道:“咱们是朋友,别自称小的,我不爱听。至于你加入锦衣卫的事儿,回去听信儿吧,不是我不想给你办。”叹一声,又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左右的,无论办成与否,三个月内我都会给你答复。”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