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09演戏
    【2b小说网 www.2bzy.com

    向荣华说屈总兵遇刺案的真凶并非西北狼。

    刘庆道:“什么,真凶不是西北狼?你小子凭什么这么说?”

    向荣华从怀中掏出一张公案纸,递过去道:“大哥请看,这是西北狼的供词。”

    刘庆接过来,草草的瞅了一遍,把供词撇给向荣华,没好气的说:“你小子还说我糊涂呢,我看你才是个大糊涂蛋,西北狼这家伙的话能信吗?他为了脱罪,鬼话连篇,你竟连这都信,叫我说你什么好,你这家伙越来越不长进了。”

    向荣华笑道:“大哥息怒,以小弟来看,那西北狼的话未必不可信。”

    刘庆不悦的“哼”了一声,白了向荣华一眼。

    向荣华笑着继续说道:“大哥请想,那西北狼身上背着上百条命案,肯定是活不成了,有没有这桩案子都得杀头,又何必不肯承认呢,想来那屈总兵定然不是被他所害,西北狼不愿给人家背黑锅,这才死不承认。”

    刘庆寻思了寻思,说道:“哎呀,你小子分析的有点道理。不过这是刑部的案子,你跟着裹什么乱?”

    向荣华道:“大哥,既然西北狼到了咱锦衣卫手里,案子就是咱得了,待小弟查明真凶,将其绳之以法,这功劳自然是属于大哥您的。”

    刘庆道:“这不好吧,刑部的案子,咱们硬抢,这不合适吧?”

    向荣华笑道:“大哥,您就不想立下这个大功,年底进京述职的时候,让指挥使大人和同僚们高看一眼吗?如果您不愿意,那小弟立马就把西北狼交给石老头。”

    刘庆道:“谁他娘的不想立功授奖呀,可老子又不愿便宜了牟斌那个小王八蛋,我正愁没机会收拾他呢,天赐良机,岂能错过,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向荣华道:“大哥,虽然牟斌有诸多不是,但这个人对您还是有用的,有他在,倭寇就不敢进犯山东,倘若您革了他的职,罢了他的官,万一倭寇再来犯,谁能将其荡平,倘若倭患再起,朝廷定会责令您协助平倭,如果平定不利,您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您何必为了一时之气因小失大呢,您是做大事的人,小弟觉着您一定会顾全大局。”

    刘庆道:“少他娘的给老子戴高帽,老子不吃这一套。”咂摸了咂摸滋味,又道:“不过嘛,你小子说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我知道你和牟斌是师兄弟,你小子一直向着他,我这回就给你一个面子,放他一马,回头你告诉他,让他老实点,要是再敢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供在心里,老子肯定饶不了他。”

    向荣华笑道:“大哥放心,小弟一定让牟斌以后对大哥毕恭毕敬的,唯大哥的命令是从,以大哥的马首是瞻。”

    刘庆“嗯”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不过嘛,咱要是硬不把西北狼交给石老头,那也说不过去呀?”

    向荣华笑道:“大哥,小弟有办法让石老头吃个哑巴亏。”

    刘庆道:“是嘛,那你倒说说看,究竟是什么办法?”

    待向荣华说完,刘庆哈哈大笑道:“你小子的鬼主意就是多,猴精猴精的。”顿了一顿,又道:“我看这个办法可行,就这么办吧,我只要求一点,那就是你们必须得尽快查明真凶,将其逮捕归案。”

    向荣华躬身拱手道:“小弟得令。”

    刘庆“嗯”了一声,刚要往回走,向荣华道:“大哥且慢。”

    刘庆道:“还有啥事儿呀?”

    向荣华道:“最近几个月分署的公务繁忙,也没抽出空来去看望大哥。”掏出一张银票递过去,续道:“这是小弟的一点小心意,给大哥买包茶叶喝。”

    刘庆接过来一看,见面额是一百两,立时喜笑颜开,道:“你小子总是这么客气。”揣了银票,又道:“大象呀,以你的才干,窝在牟斌手下可惜了,等什么时候其它分署的指挥空缺下来,哥哥一定想着你。”

    向荣华笑道:“那就多谢哥哥了。”

    刘庆回到会客厅,黑着脸往椅子上一坐,指着牟斌的鼻子骂道:“混账东西,西北狼这么重要的人犯,你都能叫他脱逃了,你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当的差,这百户还能不能干了?”

    牟斌低着头,故作惭愧的说:“下官知罪。”他们这是在演戏给石坚看,这出戏的编剧就是向荣华。

    石坚老奸巨猾,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经验丰富,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她眼珠转了转,觉着事有蹊跷,眯缝着双眼瞅着牟斌,问道:“牟百户,西北狼是如何从你手中逃脱的?”

    牟斌道:“我没想到西北狼在登州还有同伙,昨夜晚间疏于防范,被人砸牢反狱救走了西北狼。”

    石依心想:“不对呀,如果西北狼被人救走了,牟斌应该告诉我一声呀,他怎么没跟我说呢?”

    石坚觉着其中有诈,却不能确定,要看刘庆如何处置牟斌,再做判断。

    刘庆黑着脸训斥道:“牟斌呀牟斌,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倘若昨晚你把西北狼交给郭捕头不就没事儿了吗,可恨你偏要逞能,偏要和刑部抢功劳,这回可倒好,西北狼没了,你如何向本官和石总捕头交待?”

    牟斌道:“下官愿戴罪立功,将西北狼抓捕归案,倘若抓不回西北狼,下官提头来见。”

    刘庆“哼”了一声,点指牟斌道:“这可是你说的啊,要是抓不回西北狼,老子砍了你的脑袋。”又对石坚道:“石总捕头,实在是对不住了,事出突然,本官也是始料未及,如今西北狼没了,再怎么责罚牟斌也无济于事,倒不如让他戴罪立功,倘若他能抓回西北狼还则罢了,如若不然,再打他个二罪归一从重处罚,你看如何呀?”

    石坚知道刘庆和牟斌不和,如果西北狼当真逃脱了,刘庆绝不会放过这个惩治牟斌的机会,他如此轻易的放过牟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西北狼并没有脱逃。

    石坚看穿了他们的把戏,心想:“刘庆,牟斌,你们这是在给我演戏看呢,跟我玩烟炮鬼吹灯,你们还嫩点。”心知如此,却拿刘庆和牟斌一点办法都没有,正如向荣华所说,他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刘庆昨天在莱州府视察工作,顺便收收红包,晚上就没走,留宿在莱州的一所妓院里。

    昨晚郭槐连夜快马回到莱州,正好石坚也赶回去了,从郭槐口中得知西北狼被牟斌抢走了,顿感事情不妙,要坏菜,心知以牟斌的性格,他去了登州也白给,也要不来人,想着去济南府求助于刘庆,当地的捕头告诉他,刘庆就在莱州,他连夜找到了刘庆,请刘庆出面要回西北狼,如果刘庆不在莱州而在济南府,他不会来的如此之快。

    向荣华做东,宴请刘庆等人,牟斌不愿应酬刘庆就没去,石依见他不去也没去,郭槐不放心石依和牟斌在一起,也留了下来。

    牟斌和石依又回去食堂吃饭,郭槐跟着,刚才的餐盘已经被食堂的仆人收走了,只得重新再打。

    牟斌打了饭菜找张闲桌落座,郭槐不愿和他同桌吃饭,坐去了另一张桌,以为石依会跟过来坐,不料石依却端着餐盘坐到了牟斌对面,这把郭槐给气的,七窍生烟,他招呼石依过来坐。

    石依道:“哥,你吃你的吧,别管我,我都多大了,还受你管制。”

    郭槐一听这话,更来气了,恨透了牟斌,把筷子往桌上“啪”的一拍,饭都不吃了,愤然而去。

    牟斌瞅了眼郭槐离去的背影,对石依道:“你惹你哥生气了,还不快去陪不是。”

    石依“哼”了一声,道:“我才不要呢,爱生气不生气,气给谁看呀,别管他,咱们吃咱们的。”

    牟斌笑道:“你总跟着我,该不会是石总捕头派你来监视我的吧?”

    石依一听这话不高兴了,生气的说:“你怎么这么想人家,真是没良心,既然你不喜欢我跟着你,那我走好了。”起身就要走。

    牟斌笑道:“你别急呀,我开玩笑呢,你怎么还当真了,快坐下,别走。”

    石依哪舍得和牟斌翻脸,只是碍于面子发发脾气而已,听他这么说也就没走,又坐下了,哼一声道:“以后这种玩笑少开。”

    牟斌笑道:“好好好,以后我在你面前再也不开玩笑了,这总行了吧?”

    石依道:“这还差不多。”顿了一顿,又道:“牟斌,西北狼脱逃的事儿,你怎么上午没跟我说呀?”

    牟斌低声道:“告诉你个秘密,其实西北狼并没有脱逃,还掌握在我手中,我只是不想让他被你爹带走,才出此下策,谎称其逃脱了。”

    石依讶然道:“什么,西北狼没逃,好哈,你竟敢骗我爹,把我也骗了,我这就告诉我爹去。”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没动地方。

    牟斌料定她不会说出去,这才敢于告诉她,听她这么说,一不慌二不忙,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的。”

    石依的确不会去给父亲通风报信,因为她现在已经和牟斌一条心了,听牟斌这么说,就是一怔,以为牟斌看穿了她的心思,粉面登时桃红,羞涩的说:“我干嘛不告诉我爹呀,我偏要去告诉他。”

    牟斌笑道:“你不会的,因为你也想查出真凶。”

    石依说:“我爹也能查出真凶。”

    牟斌道:“石总捕头只负责抓贼,不负责审案,刑部的大老爷们为了尽快将此案了解,绝不会节外生枝去追查真正的凶手。”

    石依道:“说的也是,不过我不告诉我爹,不是因为我想查出真凶。”话刚出口,就后悔了,生怕牟斌猜到她的心思。

    牟斌何等聪明,岂会猜不到,不禁心跳加速,紧张起来,倘若傻了吧唧的再追问下去,石依就尴尬了,牟斌岂会那样做,他没再深问,干笑道:“啊,是嘛,快吃饭吧,再不吃饭菜就凉了。”

    石依红着脸,闷头吃饭,牟斌也低头吃喝,不再多言。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