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04西北狼供述案情
    【2b小说网 www.2bzy.com

    西北狼出了春香院,打听着找到了总兵府,发现这座宅子太大,足有上百间房子,不知道屈伟在哪,只好抓个仆人来问,得知屈伟在后花园练功,便又去了后花园。

    只见园中一片空地上,有个汉子正在练刀,武功一般般,但那把寒光闪闪的刀却相当不错,西北狼是内行,用眼一搭便知道那是一把宝刀,心想:“癞皮狗这小子果然没骗我。”

    西北狼想着宝刀就要到手了,心情还有点小激动,纵身蹿了过去,落在那人对面不远处,阴森森的问道:“你可是屈伟?”

    那人一怔,收住招式,说道:“正是本官,好个大胆的毛贼,竟敢夜闯总兵府,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哈……”西北狼猖狂的大笑道,“小屁总兵府有什么了不起的,哼,只要老子愿意,紫禁城也照闯不误。”

    屈伟不愧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军,府上来了贼人,毫无惧色,气定神闲的问道:“你究竟是何人,报上名来?”

    西北狼一字一顿的报出了字号,“西——北——狼!”

    屈伟道:“原来你就是西北狼,你这毛贼夜闯我总兵府所为何来?”

    西北狼道:“你手上拿着的可是孟劳宝刀?”

    屈伟道:“正是,你问这作甚?”

    西北狼道:“是就好,你个狗官连三脚猫的功夫都练不好,也配有此宝刀?简直是笑话。你若是识相的就乖乖的把它交给老子,倘若不然,可没你的好果子吃。”

    屈伟哼了一声,道:“原来你这毛贼是看上本总兵的宝刀了,想要得到它就拿出你的本领来吧。”说罢挥刀就砍。

    西北狼道:“就你这两下子武把抄也敢在老子面前耍把,真是班门弄斧。”不到五个回合,便以空手入白刃的招数夺下了屈伟手中的宝刀。

    屈伟被点了大穴,瘫软的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瞅着西北狼扬长而去。

    西北狼满心欢喜的回到了妓院,把宝刀往桌上一拍,得意的对癞皮狗说:“看着没,宝刀哥哥拿回来了,屈伟那狗官就是一废物,从他手里抢东西,不费吹灰之力。”

    癞皮狗大赞西北狼武功高强,西北狼越是在高兴的时候越想操女人,没和癞皮狗多废话,找小红寻欢作乐去了,快活之后,搂着小红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听咔嚓一声大响,门闩断裂了,一群兵将破门而入。

    西北狼从美梦中惊醒,如砍瓜切菜般杀倒一片兵将,破窗而逃。在逃亡途中,方才知道屈伟遇刺身亡了,自己成了凶手。

    待其供述完,牟斌问道:“这么说当夜你只是夺刀,并没有杀害屈总兵。”

    西北狼道:“当然了,老子和屈死鬼无冤无仇,这家伙是总兵官,杀了他,朝廷定不会放过我,我只为宝刀,何苦坏他性命自找麻烦。”

    牟斌道:“说的也是。”顿了一顿,又问道:“你夺刀为何不蒙面行事,为何还要肆无忌惮的报出字号,难道你就不怕屈伟报复你吗?”

    西北狼道:“即便我蒙了面,不报字号,这事儿也瞒不住,癞皮狗是个大嘴巴,他知道的事很快就会在江湖上传扬开。”

    牟斌道:“你可以让癞皮狗保守住这个秘密。”

    西北狼道:“癞皮狗不是一个能守住秘密的人,更何况我若是叫他保密,他一定会以为老子敢做不敢当,这话传扬出去,老子还有面子吗,以后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牟斌道:“你有能力让癞皮狗永远闭嘴,为何不那么做?”

    西北狼道:“老子那时还把癞皮狗当成好兄弟,他好心好意的将屈伟得了宝刀的事告诉我,老子怎能杀他灭口,那也太不讲义气了吧,这种操蛋事老子做不出。”

    牟斌觉得癞皮狗是存心要害西北狼,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何恩怨,也不知道西北狼有无察觉,于是又道:“如果你当晚没遇上癞皮狗,也就不会摊上这桩大案,如此说来,你怨恨癞皮狗,说他害了你,也可以理解。不过癞皮狗也不是存心要害你,倘若你不去夺刀不就没事了吗,在本官看来,你这是自作自受,怨不得癞皮狗。”

    西北狼道:“牟斌,老子原本以为你成聪明了,闹了归齐也是个糊涂蛋,你就没看出来癞皮狗那杂种是存心要害我吗?”

    牟斌一笑,道:“他为何要害你,你们之间有何夙愿?”

    西北狼道:“老子不仅和他无冤无仇,还对他有恩,不止一次的救过他的狗命,这小子竟然为了一个婊子恩将仇报来害我,真是个畜生,可杀不可留。”

    牟斌道:“哪个婊子?”

    西北狼道:“小红。”

    牟斌道:“大同镇春香院的那个妓女小红?”

    西北狼道:“对,就是她。”

    牟斌道:“你为何认为癞皮狗是为了小红要害你?”

    西北狼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嘛,他看上小红了,小红却被我霸着,他心有不甘,就设套害我。”

    牟斌感觉癞皮狗要害西北狼不会仅仅是为了一个妓女,很可能另有原因,又向西北狼询问癞皮狗的行踪。

    西北狼道:“那个家伙好赌成性,但凡手上有了几个糟钱就跑去大同的长乐坊快活,老子曾去长乐坊找他算账,等了七八天也不见他露面,想必是这畜生猜到我定然饶不了他,怕我报复而躲起来了。

    “如今老子栽了,只要消息一传出去,那厮用不着再怕我了,定会现身,你去长乐坊吧,十九能找到他。”

    牟斌又问西北狼为何来了登州,是不是想乘船远遁去海外避祸。

    “哈……”西北狼打了个哈哈,道:“去海外避祸?简直是笑话,老子压根儿就没这个打算。在老子看来,你们这群公门中人都是酒囊饭袋,从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栽在你们手里。”

    叹一声又道:“老子也是大意了,小觑你了,没想到你这位牟大人武功如此了得,不愧是北侠牟老英雄的儿子,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呀。”

    顿了一顿,又道:“六扇门那群家伙此番倒是卖力得很,对老子穷追不舍,他们就像癞蛤蟆跳到了脚面上,不咬人却膈应人。”

    石依就是六扇门中人,闻听此言岂能不怒,叫道:“西北狼,你说谁呢,谁是癞蛤蟆?我看你才是癞蛤蟆呢,讨厌的癞蛤蟆,该死的癞蛤蟆。”

    西北狼瞪着石依叫道:“怎么,说你们是癞蛤蟆,你还不服呀?在老子眼中,你们就是一群不咬人却膈应人的癞蛤蟆。臭丫头,要不是牟斌,你们抓得着老子吗?”

    石依不依不饶还和他吵,牟斌劝道:“石姑娘息怒,不要和他计较了,还是让他把话说完吧。”

    石依给牟斌面子,白了西北狼一眼,不再多言。

    牟斌道:“西北狼,你究竟因何要来登州?”

    西北狼道:“老子被六扇门这群癞蛤蟆烦透了,想找个地方避避风头,本地有我一个好兄弟,我是投奔他而来的。”

    牟斌追问道:“他是何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地?”

    西北狼哼了一声,道:“这可不能告诉你,老子不能对不起朋友。”

    牟斌也哼了一声,道:“西北狼,你以为你不说,本官就查不出了吗?”点指西北狼又道:“我告诉你,不过十日,本官定会找到那厮,你信是不信?”

    西北狼闯荡江湖多年,阅人无数,虽和牟斌的接触时间尚短,却已瞧出他是言必行、行必果之人,绝不是在空言恫吓,他说十日内能找出那人,定是有把握做到,否则不会这么说。

    西北狼不愿连累朋友,却无法阻止牟斌,无奈的说:“他是一个从不为非作歹的安善良民,牟大人又何必非要和他过不去呢?”

    牟斌道:“倘若真是安善良民,又怎么会收留你这江洋大盗?”

    西北狼道:“我对他有大恩,他若连短暂收留我都不肯,那还算是人吗?”

    牟斌让西北狼在供词上签字画押,命校尉将其关入牢房,给石依安排了客房,让她去休息。

    石依道:“牟大人,你觉得西北狼的话可信吗?”

    牟斌反问道:“你觉得呢?”

    石依想了想,说:“我觉得他是怕死了,这才编造出个故事,想要脱罪,牟大人,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牟斌一笑,道:“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顿了一顿,又道:“大多数人都怕死,西北狼虽是个亡命之徒,但到了生死关头,或许也不能免俗,他怕死也属正常。

    “不过即便这桩案子被他糊弄过去,他身上还有别的案子呢,他作案累累,杀人无数,双手沾满了鲜血,早已是罪不容诛之徒,左右都是个死,他又何必非要在这桩案子上抵赖呢?”

    石依寻思了寻思,说:“是呀,他早已十恶不赦,有没有这桩案子都要受那一刀之苦,又何必死不承认呢?”

    牟斌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屈总兵不是他杀的,他不想替别人背这个不属于他的黑锅。”

    石依道:“如果屈总兵不是他杀的,那会是谁,难道是癞皮狗?”

    牟斌道:“现在还不好说,是不是他还不一定呢,这厮是本案重要的线索,一定要把他找到。”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