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03一见钟情
    【2b小说网 www.2bzy.com

    牟斌道:“西北狼,此案究竟和癞皮狗有何干系,速速从实道来。”

    西北狼刚要开口,郭槐却抢先说道:“牟大人,用不着听他瞎白话,屈总兵就是他杀的,人证物证俱在,不容他抵赖。天都这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兄弟这就连夜押解西北狼返京。”说着拉起了西北狼,厉声道“快走!”

    西北狼挣扎着,叫道:“老子不走,牟大人要听的话,老子还没说呢,老子哪也不去。”

    “说什么你说!”郭槐叫着,“啪”的一声给了西北狼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得他眼前金星乱晃,顺着嘴角淌血,身子一侧歪,险些栽倒。

    郭槐扯着西北狼要走。

    牟斌清楚的知道嫌疑犯到了刑部就成罪犯了,对于刑部的大老爷们来说,真凶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尽快结案,只要能速速结案,他们不惜屈打成招、草菅人命、办下的冤假错案不计其数。

    西北狼一旦到了刑部,就如同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不是真凶也是真凶了。

    牟斌不愿看到任何一个人受冤枉,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罪大恶极的西北狼,他要留下西北狼查明此案,因而横臂将郭槐拦住,说道:“且慢,案子还没问清楚呢,西北狼不能走。”

    郭槐心中不悦,但碍于刚才牟斌救下了他的心上人,不便与其翻脸,干笑道:“牟大人,刑部的案子,你就不要插手了,倘若此贼当真冤枉,义父大人定会还他公道,就不劳你费心了。”这话说的客气,却柔中带刚。

    牟斌道:“本官向来说话算数,既然方才答应了西北狼,就要言而有信,兑现自己的承诺。郭捕头,你看能不能将此贼暂且关押在我们分署,待我将此案调查清楚,再行归还。你放心,本官绝无意抢各位的功劳,案子是你们的,功劳自然也是你们的,本官只想查明此案的真凶。”

    郭槐一皱眉,道:“牟大人,案子是我们刑部的,无需你们锦衣卫劳神,请你不要越权横插一杠子,免得咱们双方伤了和气,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还想说“你别三个鼻孔多出这口气。”却碍于情面,话到舌尖,又咽了回去。

    牟斌道:“登州是本官管辖的地界,西北狼在此为祸,本官就有权将其缉拿审问。”

    郭槐心想:“这厮执意要趟这趟浑水,看来不翻脸是不行了。”把眼一瞪,叫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牟斌冷冷一笑,指着地说:“在这登州地界上,本官说的算,不容你不答应。”

    郭槐心知自己不是牟斌的对手,不敢用强,不想在心上人面前丢人现眼,恨恨的叫道:“好,既然你如此霸道,本捕头也无话可说了,我虽然收拾不了你,但有人能做到。”转而对石依道:“妹妹,西北狼不要了,咱们走!”

    虽然牟斌非要抢他们的果子,强留下西北狼,郭槐都和他翻脸了,石依却对其完全没有恨意,娇嗔道:“哥,你这是干嘛呀,牟大人也是一番好意,他不都说了嘛,只是想查明真凶,不和咱抢功,牟大人是一言九鼎的汉子,他的话难道你还不信吗?”

    郭槐没想到石依会向着牟斌说话,闻言就是一怔,这才发现石依看牟斌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意,心想:“这个死丫头莫不是看上他了吧?”对牟斌的恨意陡然而增,黑着脸说:“他不想抢功,说出来谁信呀。”又点指牟斌道:“姓牟的,你给我听好了,该是谁的功劳就是谁的功劳,你想抢是抢不去的。”拉住石依的手,说:“妹妹,咱们走。”

    石依不想走,舍不得离开牟斌,说:“哥,你先回去吧,我想留下来和牟大人一起把这桩案子查清楚。”

    郭槐已感觉到石依八成是爱上牟斌了,哪肯将其留下,对石依的话置之不理,拉着她就走。

    石依不高兴的叫道:“哥,你撒手,你都弄疼我了。”

    郭槐黑着脸说:“快走。”

    石依撒娇道:“我不走,不走,就不走,哥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可要生气了,以后都不再睬你了,我要是再和你说一句话,我就是小狗。”

    郭槐深知石依的脾气,她是个说到做到的女孩子,真心不敢惹她生气,只得撒手,瞅了一眼不远处的牟斌,低声对石依道:“妹妹,你怎么能留下呢,你留在这儿,哥不放心呀。”

    石依不高兴的说:“有牟大人在,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你就把你的心放到肚子里吧,我不会有事的。”

    郭槐低声道:“我就是不放心那个牟斌,你没瞧出来吗,他看你的眼神都不对,色眯眯的,这家伙是个伪君子,可得提防着点,我要是把你留下来,他非吃了你不可,到那时我如何向义父交代?”

    石依不高兴的说:“你净胡说,牟大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岂是你说的那种人,他不会把我如何的,你就放心吧。”

    郭槐道:“你才认识他多久,怎知他的为人如何?你不要因为他刚才救了你,就误以为他是个大好人,其实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听说他色的很,专爱玩弄像你这样的无知少女,始乱终弃,好妹妹,你可不能上了他的当呀。”

    石依道:“哥,你这都是听谁胡说八道的,这些人竟敢诋毁牟大人,叫他们都烂舌头。我是少女不假,但不无知,好坏人还是分得清的。”

    郭槐执意不肯让石依留下,苦口婆心的劝,石依见牟斌押着西北狼走远了,不想再和郭槐多废话,说了声“你快走吧,别管我了,我找牟大人去了。”转身就跑。

    郭槐不敢强拦,焦急的叫道:“妹妹你回来!”急的直跺脚。

    石依追上了牟斌,笑道:“牟大人,小女子要和你一起调查这桩案子,你该不会反对吧?”

    牟斌见石依活泼可爱,心中已然是对她有了好感,笑道:“怎么会呢,你跟着一起调查也好,免得我抢了你们的功劳。”

    石依道:“我可不是怕你抢功劳,西北狼是你抓住的,功劳自当记在你头上,我只是想看看你如何查明这桩案子。”

    牟斌见石依的双臂还不能动,想让西北狼帮她解开穴道。

    石依小嘴一撅,说:“我可不要他的臭手再碰我,要不你帮我解穴吧。”

    牟斌道:“那怎么能行,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敢冒犯姑娘。”

    石依见牟斌如此正人君子,心想:“牟斌哪是好色之徒?哥哥尽胡说八道。”

    三人回到当地锦衣卫分署,守门侍卫向牟斌打招呼,牟斌嗯了一声,押着西北狼来到审讯室,命其跪在地上,开始审问。

    “西北狼,说说吧,此案究竟与癞皮狗有何相干?”只听西北狼一一道来。

    据他所说,事情是这样的。

    就在一个多月前的某天晚上,西北狼在大同镇城西的春香院寻欢,要的姑娘是那里的头牌,花名叫小红。

    西北狼在小红屋中吃喝,打算吃饱了喝足了再和小红大干一场,饭还没吃完,老鸨子丽丽姐来了,说有个硬茬子不讲道理,非要小红相陪,她惹不起,问西北狼怎么办?

    西北狼骂道:“额你娘的,狗屁硬茬子,老子倒要瞧瞧他究竟有多硬?”撇下小红,随老鸨子丽丽姐去了另一间客房,进门一瞅,屋中坐定一条汉子,这人他认识,也是西北黑道上的人物,只因其爱耍赖皮,人品不佳,故而江湖人称癞皮狗。

    “额你娘的,是你小子呀?”西北狼道。

    “哈……大哥,是你呀,哎呀这江湖可真小,没想到在这遇上大哥了。”

    老鸨子笑道:“既然二位是老熟人,事情就好办了,小红陪谁,你们兄弟自己商量吧,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别为了一个女人闹得哥儿俩不愉快,你们说是不是?”

    癞皮狗把手一扬,没好气的说:“去去去,我能和大哥抢女人吗,用得着你在这多嘴多舌。”

    老鸨子丽丽姐陪笑退了出去。

    桌上摆着上等的酒席,癞皮狗拉着西北狼吃喝叙旧,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尽捡西北狼爱听的话说,不住的拍西北狼的马屁,西北狼很是受用,时不时朗声大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癞皮狗话锋一转,说道:“近日小弟听闻,本镇的总兵屈伟得了一口宝刀,此刀名曰孟劳,切金断玉,削铁如泥,是一把难得一见的宝刀。这么好的东西,没想到落入了屈伟那狗官之手,真是可惜。宝刀应配壮士,如果大哥得了此刀,如虎添翼,纵横四海,谁人能敌?”

    西北狼是玩刀的主儿,过着刀口添血的日子,刀的好坏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若是得上一把宝刀,关键时刻就能挽救他的生命。

    听闻屈伟得了宝刀,西北狼馋得慌,骂道:“额你娘的,屈伟算什么东西,老弟你说得没错,这把宝刀应该配老子才对。”

    癞皮狗一听这话高兴了,不失时机的说:“大哥若是喜欢此刀,何不走一趟总兵府,屈伟那两下子三脚猫功夫岂是大哥的对手,大哥一走一过,宝刀不就到手了吗?”

    屈伟有权有势,抢他的东西无异于去捅马蜂窝,西北狼想得宝刀,却又不愿惹祸上身,面现犹豫之色。

    癞皮狗激他道:“大哥莫不是怕了吧,倘若如此,小弟代替你走一趟总兵府,夺了刀来献于大哥,你看如何?”

    西北狼要是答应了,以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非被江湖中人笑话死不可。他是红脸汉子,茅房拉屎脸朝外的人,最注重自己的声誉,经癞皮狗这一激,立时坐不住了,叫道:“老子怕个屁,用不着你代劳,你在这等着,老子去去就回。”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