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衣神探 > 02登州之虎名不虚传
    【2b小说网 www.2bzy.com

    西北狼单臂抱着石依往南跑,想从南门出城找个地方快活去。

    郭槐不仅武功不是西北狼的对手,连轻功也差着一大截,追出不几条街,便被西北狼甩掉了。

    石依回头瞅不见郭槐,获救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心知落在这条色狼手里,自己的贞操难保,急的直哭,幼稚的哀求西北狼把她放了。

    西北狼兀自飞奔,对其不理不睬,又跑过几条街,忽听前方马蹄声响,月色下奔来一骑。

    西北狼停住脚步,在石依粉嫩的面颊上亲了一口,淫笑道:“等老子夺了那厮的马,看他们还如何追得上。”

    除了父亲之外,石依的面颊还没叫其他男人亲过,被西北狼占了便宜,石依是又怒又恨又羞又臊,简直都不想活了,声嘶力竭的哭喊着“西北狼,你杀了我吧。”

    “哈……”西北狼笑道,“小美人,老子怎舍得现在杀你,你想死也别太着急,等老子操够了,肯定送你上路。”

    这时远处那骑马已奔至切近,马上坐着位身着锦衣卫百户服的青年,这小伙子身材高大魁梧,相貌英伟不凡,好似天神一般,那个帅劲儿就别提了,石依只瞅了一眼,便惊呆了。

    她生于京城,长于京城,在那天子脚下的大邦之地,什么样的帅哥儿没见过,石依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却也从没遇上过这么帅的,简直是惊为天人。

    西北狼瞅见那青年也是一惊,心想:“好俊的后生,额你娘的,要是老子长得这么俊该有多好。”刀指那青年叫道:“小子,不想死的就把马留下,赶紧逃命去吧,倘若不然,老子要你的狗命。”

    “哈……”那青年朗声笑道,“没想到在登州地界上,还有人敢抢本官的马,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

    “呀哈!”西北狼叫道,“你个小兔崽子口气倒是不小,怎么着,在登州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没人敢动你了吗?你小子谁呀?竟敢出此狂言,如此托大。”

    那青年飞身下马,庞大的身躯落在地上竟声息皆无,好似一团棉花。

    西北狼是个武术的大行家,能看出门道来,见对方这个身手,心想:“这家伙的轻功倒是不弱。”

    那青年瞅了石依一眼,说道:“姑娘莫怕,你遇上本官就算是遇上救星了,本官保你周全,你尽管放心就是。”又瞅着西北狼道:“今儿个很热吗,怎么连条内裤都不穿,你裤裆里的小茧蛹这么小,还亮出来丢人现眼,也不怕大家笑话。”

    石依见这青年气度不凡,有了一种安全感,心中怯意渐消,听他嘲讽西北狼,不觉笑出声来。

    西北狼的阳具确实不算大,那青年当着矬人说了短话,西北狼下不来台,恼羞成怒,两只大牛眼珠子一瞪,叫道:“额你娘的小兔崽子,有本事你也脱了裤子把宝贝亮出来晒晒,咱俩比比,看究竟是老子的小,还是你的小。”

    “哈……”那青年笑道,“本官可不像你这么没脸,没兴趣和你比这个。西北狼,敢跑到登州地面上撒野,你这是往阎王爷的裤裆里钻,成心找死。”

    西北狼叫道:“我看咱俩谁找死!”抱着石依向前一冲,挥刀便砍。

    那青年叫了声“撒手!”飞起一脚踢折了西北狼的右腕,西北狼吃不住疼,惨叫声中,宝刀脱手而飞。

    那青年抬手又是一拳,正砸在西北狼面门上,打得他口鼻蹿血,牙齿也掉了几颗,仰面栽倒于地,昏死过去。

    石依猜想这青年肯定有些本领,否则不会口出狂言,却没想到他的本领竟然如此之大,一个照面就拿下了横行无忌、武功高强的名寇西北狼。

    石依看得目瞪口呆,傻傻的站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那青年淡然一笑,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石依回过神来,抱拳道:“多谢恩公出手相助。”

    那青年笑道:“姑娘无须客套,本官身为锦衣卫,救你是应该的。我看你也是公门中人,听口音像是来自京城,莫非是为追捕此贼而来。”说着指了指倒地的西北狼。

    石依道:“正是。”刚要问及对方的姓名,只听远处传来郭槐的喊声“石依,你在哪里?”

    石依回身叫道:“哥,我在这儿了!”

    片刻之后,只见郭槐发疯般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站在石依面前,拉着她的手,关切的问道:“妹妹,你没事吧?”

    石依见着亲人了,想起刚才所受的委屈,扑到郭槐怀里放声大哭,把郭槐哭得心如刀绞,左臂搂着石依,右手轻拍其肩,好言安慰。

    那青年和郭槐彼此认识,问道:“郭捕头,原来这位姑娘就是令妹。”

    郭槐道:“是啊,幸亏牟大人及时赶到,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石依止住悲声,瞅着那青年,问郭槐道:“哥,你认识这位恩公呀?”

    郭槐笑道:“那当然了,这位大人就是闻名遐迩的抗倭英雄牟斌呀。”

    石依呀的一声惊呼道:“原来他就是‘登州之虎’牟斌呀,登州之虎果然名不虚传。”

    牟斌一笑,道:“二位过誉了,什么登州之虎,那都是大家乱叫的,在下着实不敢当,至于抗倭英雄嘛,也是不敢当呀。”

    郭槐笑道:“牟大人,你就不要过谦了。谁不知道两年前登州城南一役,你率领百余名锦衣卫,以寡敌众,以少胜多,杀败了上千的倭寇,又乘船追击数千里,在钓鱼屿上,与倭寇展开殊死激战,歼其大部,打得倭寇不敢犯山东,立下此等丰功伟绩,难道还不配称之为抗倭英雄吗?”

    牟斌一笑,摆手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就不要再提了。”

    石依道:“牟大人,听说你在钓鱼屿的面东绝壁上,以刀做笔刻下了‘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九个庞然大字,果有此事吗?”

    牟斌嗯了一声。

    石依赞许道:“这九个字题得好,题得漂亮,该死的倭寇要是再敢进犯我朝,就把他们人人斩尽,个个诛绝,等我空闲下来,一定要走一趟钓鱼屿,去亲眼目睹下恩公的手笔。”

    郭槐俯身给西北狼戴上背铐和脚镣,牟斌方才那一拳打得挺狠,西北狼仍是昏迷不醒。

    石依想到刚才被西北狼亲了一口,就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碍于双臂穴道未解,无法亲自动手,便叫郭槐杀了西北狼帮她泄愤。

    郭槐原本是对石依的话言听计从的,但此事却不能答应,为难的说:“这可不行,案子尚未了结,岂能取他性命?妹妹暂且忍耐一时,这厮恶贯满盈,如今落在咱们手里,已经没几天活头了。”

    石依咽不下这口气,骂着“你个畜生,该死的东西。”用脚奋力去踢西北狼,没几下就把他踢醒了,疼得哎呦直叫。

    郭槐拾起掉落于地的孟劳宝刀,将其还鞘,牟斌问道:“郭捕头,这便是屈总兵的宝刀孟劳吧?”

    郭槐道:“正是。”

    牟斌拿过来看,抽刀出鞘,只见刀光青森,但觉寒气逼人,赞道:“这果然是把好刀。”轻轻将其还鞘,交还郭槐,恨恨的点指西北狼质问道:“你这恶贼,夺刀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坏了屈总兵的性命,真是可恶至极。”

    不料西北狼却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哪只狗眼瞧见老子宰了姓屈的,这短命鬼压根儿就不是老子杀的,你们休要冤枉人。”

    石依闻言大怒,叫道:“你还敢不认账,叫你不认账,我踢死你个王八蛋。”更加用力的去踢踹。

    西北狼打着背铐,又戴着脚镣,一身武功难以施展,只得任人宰割,忿忿不平的叫道:“老子没杀屈伟,干嘛要认?癞皮狗,都是你害了老子,倘若老子大难不死,一定要亲手剐了你!”

    牟斌察言观色,见西北狼把话说得情真意切,似乎不像有假,想着此案或许另有隐情,于是叫住石依,让她暂且停脚,双眼直视西北狼的二目,冷冷的问:“屈总兵当真不是死于你手?”

    西北狼理直气壮的叫道:“不是,老子是冤枉的。”

    郭槐叫道:“西北狼,你杀害屈总兵一案,人证物证俱全,岂容你不认!”

    西北狼叫道:“额你娘的,你们一个个都冤枉老子,老子做鬼也饶不了你们。”

    牟斌道:“西北狼,方才你口口声声说是癞皮狗害了你,莫非此案与这厮有关?”

    西北狼瞪着牟斌,恨恨的说:“老子干嘛要告诉你。小兔崽子,要不是遇上了你这瘟神,老子也不会栽,你究竟是个谁,能不能告诉老子,让老子死个明白。”

    牟斌道:“告诉你又何妨,本官便是这登州府锦衣卫指挥牟斌是也。”

    西北狼恨恨的狂笑道:“哈……老子也猜到了,在这登州地面上,能擒住老子的人也就是你了,原来果然是你。

    “姓牟的,老子对你早有耳闻,知道你是个人物,为官清廉,秉公执法,铁面无私,且精明过人,断案如神,不是个糊涂蛋,你该不会也以为屈死鬼是老子杀得吧?”

    牟斌道:“倘若屈总兵果真不是你所杀,本官可以还你一个公道。”

    西北狼眼前一亮,叫道:“此话当真?”

    牟斌微微点头道:“本官向来言而有信。”如此一来,可急坏了郭槐。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