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灵戒 > 正文 68 修真
    作为观天阁的天官,前任阁主天巫故去,自然是要戴孝的。

    看着手臂上的黑色孝带,纪水寒感觉浑身无力,纵然面对着美食,依然没有胃口。对于外人而言,不过短短七天,可对于纪水寒而言,却犹如一个世纪。

    “孩子,你记住:不论将来有多少人想要对你不利,也永远会有人善待你。你亦要善待这个世界,哪怕你最终会离开这个世界。”天巫的话,一直在脑际徘徊不去。

    “多少吃点吧。”江绣给纪水寒夹了一些菜。她不知道纪水寒缘何会如此伤怀,不知道纪水寒在天巫的精神世界里都经历了什么,但看到纪水寒这般样子,总会心痛。

    杨箕也没了胃口,放下碗筷,看看纪水寒,又看向江绣,“看来,我们误会天巫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对水寒不利。”

    江绣叹气,轻轻握住了纪水寒的手,柔声说道,“孩子,需要爹娘为你做什么,你就说……”

    “不……不用了。”纪水寒微微一笑,说道,“我没事儿,挺好的。”又想起在精神世界中谈笑风生,甚至偶尔还会跟自己开开玩笑的和蔼老者,纪水寒道,“老头子……大概并不在意生死。”

    在精神世界里,纪水寒称呼天巫为“老头子”。

    复又叹气,纪水寒看看眼前的父母,道,“老头子人挺好的,可惜太抠门,竟然也没传授我一些厉害的本事。”

    江绣一时哑然,愣了愣,问道,“为什么?”

    不仅江绣,杨箕也很好奇。道理上而言,天巫既然如此维护纪水寒,甚至临死之际,还交代了新任阁主秦刚来守护纪水寒,那就该传授她一些本事才对。

    纪水寒叹道,“老头子说……他说我的本事够大了,如果我愿意的话……”似乎欲言又止,纪水寒从怀里摸出江绣交给她的那个锦囊,将其中的灵戒碎屑倒在手心中。

    掌心间,忽然涌现出一团淡淡的白光,白光环绕着灵戒碎屑。片刻,那些碎屑,仿佛活了一般,逐渐聚拢,成型。

    一枚崭新的戒指,出现在纪水寒掌心间。

    纪水寒将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上。

    轰的一声,周围原本聚拢在一起,试图同化纪水寒的天地灵气,顿时消散。

    江绣和杨箕面面相觑,之后同时看向纪水寒手上的戒指。

    杨箕吞咽了一口口水,问道,“灵戒?”

    “嗯。”纪水寒道。

    江绣拧眉,“看起来,跟传闻中说的样子不像啊。传闻中的灵戒,是一个骷髅的图案。”而现在纪水寒手上戴着的,却是一朵花的图案——一朵江绣和杨箕都很熟悉的花的图案——百叶灵。

    纪水寒道,“我喜欢这个样子的灵戒。”说罢,却又将灵戒取下。

    灵戒刚刚离开纪水寒的身体,周围的灵力,就聚拢过来,继续试图同化纪水寒。

    江绣察觉到异常,狐疑的看向纪水寒。

    纪水寒道,“病阶段——必须经历,不然就不可能达到下一个阶段。病阶段的时候,天地灵气会自行聚拢,试图同化我,但这个阶段,却又是修炼的最佳时机。”说着,纪水寒随便划拉了一下,“如此灵力聚集的所在,可是福地。爹娘,你们若是得空,也该在我周围修炼。”

    江绣微微闭眼,感受了一下周围充沛的灵力,复又睁眼,笑道,“那既如此,你也要抓紧时间修炼。不过,说起来,你要修炼什么功法呢?真灵?巫灵?还是别的什么?”

    “我啊,我修真。”纪水寒咧嘴笑了,仿佛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修真?!”杨箕惊了一下。

    “是啊。”纪水寒笑着又把灵戒戴在手上,端起碗,一边胡吃海塞,一边说道,“赶紧吃饭,等会出去逛逛书店,买一部修真功法。”

    江绣哑然无语,看着满口塞着米饭,嘴巴里鼓囊囊的纪水寒,苦笑道,“若是能修真……那确实,天巫真的没必要再教你什么了。”

    杨箕嘴角一抽,道,“倒也是,这世间早已无法修真,所有修真功法,都成了类似古董的收藏。各种功法大全之类的书籍,也到处都是。买些功法,也花不了几个银子。不过,问题是……纵然你可以修真,怕是也不会有太大的收益。相传,在古老的修真时代,修真,是需要晶石辅助的。而修真时代彻底结束,也跟晶石枯竭有些关系。自后修真时代至今,早已不见了晶石的踪迹啊。”

    纪水寒道,“这个……要慢慢想办法了。另外……”纪水寒深吸一口气,抬眼看着江绣和杨箕,道,“贪墨之事,应该会很快调查清楚。而且,你们应该会被确定是被诬陷,到时候,大概就可以官复原职。不过,这并不算是什么好事儿。新任国师年不平,肯定会给秦刚和观天阁带来不小的麻烦。你们要当心,莫要被殃及。老头子说,秦刚是个好人,但性子太过刚硬。你们应该劝着点儿,莫要让他脑子一热,闯下大祸。”

    交代完了,纪水寒也吃饱了。

    擦了擦嘴巴,又笑嘻嘻的看向江绣,“娘,有银子吗?”

    江绣苦笑,摸出一些散碎银子,递给纪水寒。

    “谢了。”纪水寒笑着道谢,起身往外跑,“我出去玩了,晚上再回来。”

    “哎,要不要娘跟你一起……”

    “不用了。”说话间,纪水寒已经跑远了。

    江绣叹气,眉头微微蹙起,看向杨箕,道,“这孩子,也不知道在天巫的精神世界到底经历了什么,似乎……性子有了些许变化,稳重了一些。”

    杨箕却不敢苟同,沉默片刻,道,“依我看,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承认天巫是个厉害角色,足不出观天阁,却知天下事。他死后留下的精神世界,必然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肯定也会对这孩子多少有些影响。可若是说彻底改变……我可不敢报什么希望。而且……”杨箕拧眉,叹气道,“天巫固然厉害,可冥王亦非等闲之辈啊。我不觉得冥王会任由水寒变成天巫想要变成的样子。”

    江绣苦笑,“许多父母望子成龙,可我却希望这孩子平凡一些,蠢笨一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能修真,能变得更强,怕是祸非福。”

    杨箕道,“莫要想这么多了,赶紧吃饭,完了去一趟观天阁。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道那年不平有没有找秦刚的麻烦。唉,官场诡谋,真是恶心。真想带着你远走高飞,离开这让人呕吐的京城。”

    江绣抿着嘴唇,走过来,轻轻抱着杨箕,“你知道的,我们不能走。”

    是啊,不能走。

    杨箕何尝不知。

    或许不管到了哪里,冥王总能找到纪水寒。

    留在这里,有真武皇室制约着冥王,或许还是一件好事。

    ……

    正值晌午,街道上人流如织。

    纪水寒不急不缓的在大街上溜达,一直溜达到了和记豆腐店外。

    远远的看了一眼正坐在柜台后抱着一本书认真看着的和妃,纪水寒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进去——跟这些死灵,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毕竟,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会成为自己的敌人。

    转悠悠来到一个杂货铺,纪水寒买了一把折扇,故作潇洒的试了试,感觉还不错。穿一身白色的云纹服饰,再配上一把书写着“风月无边”四个字的折扇,纪水寒感觉自己就像个纨绔公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有些地方实在是鼓了些,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是个女子。

    又去书店里买了一本《修真功法大全》,纪水寒抱着书要回静心斋,却想起鹤长空就在附近摆摊。多日不见,不知道那师兄怎么样了。

    那个混蛋!

    最好是死了!

    “这《莫名诀》……不好!”天巫言之凿凿的说道,“此功法看似神奇,可一旦修炼过甚,很有可能导致经脉错乱。”

    原本,纪水寒还心存疑虑,她觉得自己跟鹤长空无冤无仇,鹤长空应该不会想要害自己。可现如今,天巫已死。一个死去的人,有必要骗自己吗?

    所以,想起鹤长空,纪水寒就恨的牙根发痒。

    而且……

    芍药那个花痴早就对鹤长空心怀不轨,自己不在的这些天,不知道这对狗男女有没有干什么坏事儿。

    想到这事儿,纪水寒心里更加不爽了。

    一直来到鹤长空的摊位前,看着这个样貌俊朗,一脸和善的年轻男子,纪水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师兄,生意可好啊?”

    鹤长空抬眼看向纪水寒,微微一笑,“多日不见,师妹清减了。”

    “最近在减肥。”纪水寒笑了笑,“师兄倒是黑了些呢。这风吹日晒的,真是可怜。”

    鹤长空哈哈大笑,眯着眼睛看着纪水寒。“听芍药说,这些日子,你都在静心斋。”

    “嗯,干爹干娘待我不薄,陪陪他们。”纪水寒道,“对了,芍药的胳膊好了吗?”

    “快了。”鹤长空道,“芍药的修为底子不错,伤势恢复的很好,也很快。”

    “看来那小丫头还是常来看你啊。”纪水寒眼珠一转,试探性的说道,“师兄是聪明人,一定是看出来了吧?那小丫头对你可是很有兴趣的。”

    鹤长空摇头,“红尘纷扰,算了吧。”

    “啧啧,师兄竟然看破了红尘,当真难得。”纪水寒道,“如此心境,当好好把握,勤加修炼。有朝一日,或可顿悟也说不准。儿女情长之类的俗世,万不可耽误了师兄的修行大道。”

    鹤长空讪笑,看了一眼纪水寒怀里抱着的书,道,“修真功法大全?”

    “呵呵,闲着无聊,研究一下,说不准我天资出众,可以顿悟出现在行得通的修真之法。”

    “师妹倒是有心了。”鹤长空道,“古之先贤,多少人试图找寻重新修真之法,都没有成功。师妹虽然聪慧,怕也不易。倒不如专心修炼我给你的《莫名诀》来得好。”

    不提《莫名诀》还好,提及《莫名诀》,纪水寒的眼神中就不自觉的流露出一股子杀气。实在是忍不住,纪水寒恶狠狠的瞪了鹤长空一眼,气鼓鼓的说道,“师兄说的是,《莫名诀》确实极好。嘶……说起来,师兄的资质,比我强多了,你倒是应该好好的学习一下《莫名诀》呢。”

    鹤长空一愣,看着纪水寒,片刻,哈哈大笑。“师妹果然聪慧过人,心思机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