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墓 > 1
    【2b小说网 www.2bzy.com

    南北朝时期,天下大乱,世间纷争哪有一片净土。

    寒冬,天飘下鹅毛大雪,似要证明百姓的苦难,似要表达无数冻死路边骨愤恨。

    一座靠近祁连山的幽静的小山村中,有那么一片梅林。

    梅林中一位蓝衫女子抚琴而奏,柳絮般飞雪夹着着风吹动的梅花飘落在少女的琴上身子上,少女弹奏的《凤图凰》随清风舞。

    婀娜的身姿,冰肌玉骨的少女抚奏着幽怨的《凤囚凰》风雪和梅花在中伴舞。

    在离少女奏曲地方大概三丈远地方,一少年身着朴素的衣物,脚上穿着一双草鞋,脸被冻得通红,但是不妨碍少年呆呆的看着远处的少女,眼神中带着些许期盼和爱意。

    少女弹完《凤囚凰》后,有意无意的望向少年所在的方向。少年小脸更加通红,连忙躲在梅树后面,似乎不敢与少女对视。

    少女看到少年躲闪,不由失望的叹口气嘟囔道“你这呆子,难道就样躲我一辈子吗?”

    少年自然不知道少女心中所想,在少年心中这位少女似乎就是天上的仙女,是自己不可攀的女神,自己凭什么能配得上她?

    少女失望的起身,正要离去时,突然梅林外一阵马蹄声呼啸而来。

    马蹄声而至,见一群身着重甲的士兵目带淫光看向少女。

    为首的一位将军大声笑道“没想到这山嘎达里还有如此标志的美人儿不枉此行啊,哈哈哈”

    身旁小将附和道“是啊将军,又要增添一房爱妾了,恭喜将军”

    少女目露恐慌,想扭身就跑,但是一位少女怎奈能逃脱出一群百战之士的魔爪,结果可想而知。

    少年听到少女的呼喊,看到一群戴甲之士正在捆绑少女,不由大怒,飞奔而出。大喝“放开瑾儿,不然我发誓你会后悔的”

    将军定眼一看是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郎,不由轻笑道“哦?你还能把我怎样?”

    少年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硬气的说到“只要你把瑾儿放了,我可以随你们走。”“哈哈哈,难道我们还好男风?”

    “小子,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

    一群将士在那嘲笑少年,似乎他讲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将军有些不耐烦了,不悦道“快点解决这小子”

    那些将士点点头,呼啸着就要少年人头落地。

    蓝衫少女哭着道“官老爷,求你们放过他吧,他是无辜的,奴家跟你们走便是”

    “哈哈,难道不杀他我们就不可以把你掳走吗?没想到你们两个还真是有情有意啊,这样更不能让他活着了,杀!”将军怒笑道。

    “你如果杀了他,我会宁死不从,难道你想留着一位死者的人吗?”蓝衫少女悲痛的道。

    少年哭着摇摇头“瑾儿,不要你要活着”说着便拿起手中的柴刀想要自刎。

    将军眉头微蹙,一箭把少年的柴刀射落在地上,冷声道“你要是位男人就不该做这样的蠢事,我此刻救你不是怜悯,而是这个美人让你活着。”

    “我们走!”将军首先策马而去,整个梅林又彻底的寂静下来。

    少年呆呆站在原地,眼神空洞无力。

    雪在怒吼,卷着梅花肆意的吹着,拍打在少年的肩上。只见少年身上积着厚厚的梅花雪,散发出淡淡的梅花清香。

    就这样站着半个时辰,少年终于动了,眼神坚定不已,淡淡说道“蓝瑾,我会来找你”

    风雪还在怒吼,梅花还在凋零,但此刻的梅林却没有那么完美,空寂无一人。

    五个春秋后,天下还是那样动荡不安,战争只有弱者倒下还才能结束。

    在一处战场上,硝烟弥漫,血流成河不为过。

    “杀!一个不留!”一位面带夔这种神兽面具的人冷声道。

    在面具人话音落下时,他后面的骑兵毫不犹豫的竖起屠刀向一群穷凶恶极的蛮子杀去。

    谁也不知道面具人这可怕的面具下到底是怎样的脸庞,不过手下士兵或者同僚认为是这位将军长得太丑或者是毁容了不易见人。

    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叫这位冷漠的将军把面具拿下来,以前有但是那些人死了。

    正在面具人冷漠的看着这场战争时,身后传来伺候的呼喊。

    “所谓何事?”面具人还是那般冷漠,似乎语气中不带着一点生机。

    “禀将军,将军让我等查的蓝瑾姑娘我们有些线索了”伺候跪地恭敬的说到。

    将军终于有些动容,声音微颤道“快讲!”双手紧紧抓住这名伺候的脖颈。

    “小的该死!只知道蓝瑾姑娘当年被抓后似乎没有被那位将军所侮辱,而是被那位将军献给皇族,具体的小的就不知道了”

    听到此处将军眼神中尽露锋芒,冷漠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似乎听到伺候的这话将军更加冷漠,自己手持方天画戟骑着黑色狮子骢就向敌军冲去,一戟落下只见敌人人头跟着落地。

    “快撤!凌天亲自来了!”

    “逃啊!”

    那些敌军本是苦苦在那撑着,看到一位带着面具的将军亲自上沙场,顿时如做鸟兽散。

    军人就是这样,当你的军队的军魂出现,那么你这支军队就是一支无敌之师。

    凌天就是镇北军的军魂,没有谁知道他长成怎样,也没谁知道他来自哪里,只知道他在五年前从小兵做起,一直做到统领十万控弦士的将军,当然其中不乏前一位将军对他的栽培和信任,但主要是这个人能力实在是出众,似乎他就是一位天生的统帅,五年从未败绩,让敌军闻风丧胆,提起凌天皆恐之神魔。

    只有凌天自己知道自己杀得第一个敌人自己是会恶心会吐的,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数十次濒临死亡是那位叫蓝瑾的姑娘给他的信念让他撑下去。

    别人只道凌天冷漠无情,只道他是个杀人魔王,曾经杀得北燕半壁江山血流成河。殊不知这位叫凌天的将军曾经也曾有过感情,也曾深深的爱过一个人。

    凌天在自己有一定的权利时候就曾撒出几千伺候搜便全天下叫蓝瑾的那个女人,至今都不曾放弃那个在梅林经常相遇的少女,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永远挥之不去是那位叫蓝瑾的姑娘。

    又过三载,镇北军成为整个南秦为数不多的百战之师,东防北燕南防***镇北军规模也从当初十万变成三十万,;凌天也从当时无名无分的将军变成朝廷认可的镇北军元帅,封为镇国公,可谓权倾半个南秦。

    镇北军主帅大营中,一位位将军按循序而坐,带着面具的凌天还是那么冷漠,看着朝廷颁发的封赏的圣旨无动于衷。

    “还不快领旨谢恩!”公鸭嗓子的太监高傲的说到。

    凌天还是没有动,看到主帅的不悦,下面的将军大怒道“死太监还不太滚,不想死在这里就回去告诉狗皇帝这天下是我们大帅打下来的,凭什么还要让他去觐见。”

    “好好好,你们这一群叛臣给杂家等着,就等着受死吧”太监愤愤而出,结局肯定是会添油加醋的禀告兵部和皇帝。

    太监一走,整座大帐都安静下来。每个人心中都有些忐忑和兴奋,到底主帅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要黄袍加身了?

    一位将军首先打破局面,恭敬的对凌天道“大帅,我们恳请你登基,到时我们杀到南秦朝廷,您振臂一呼南秦朝廷谁敢不从!”

    良久,凌天都没有开口。他当然知道自己手下是什么意思,自己现在手握三十万百战之士,自己一声高呼谁敢不从,自己手下这些大将都将封侯拜相萌荫后代。但自己真的想这么做吗?

    正在这时,一位伺候进来,在凌天面前低语片刻。

    凌天的面具下露出激动,眼神犀利如鹰,此刻他大声道“以后就不能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本帅要亲自觐见皇帝”

    “大帅不可啊,您刚才如此羞辱那个太监,那就是代表羞辱朝廷啊,您去了朝廷不会放过您的啊!”

    “不,我孤身一人去不打紧,因为他知道我的镇北军不是一盘散沙,到时如果我出什么事你们为我报仇便是”凌天果断说道,语气中不允一丝拒绝!

    就这样,凌天一人一马穿着素衣带着面具,日夜不停的朝京城赶去,他想知道是不是他的瑾儿还是不是当初那个瑾儿。

    他现在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对蓝瑾说句‘我爱你’为什么没有勇气站在她面前说句‘嫁给我吧’,现在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对蓝瑾亲口说出,哪怕得罪天下人。

    镇国公入京,朝臣欢呼,似乎可以判定这位手握重军的将军是不能谋反了。随后皇宫即摆国宴宴请镇国公以犒赏他的英勇和功绩。

    皇宫之内金碧辉煌,灯火阑珊,丝毫看不出国家正处于危难关头。

    “久闻镇国公英勇,朕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来,朕敬你!”说着皇帝便向凌天方向举了举杯。

    凌天淡然道“陛下过奖了,臣下只是尽了一位臣子该尽的责任。”

    皇帝讪讪一笑,丝毫没有对凌天的无礼感到动怒,只是手中酒杯被紧紧握住,眼神中露出淡淡杀机,不过被自己宽大的长袍给掩饰住了。

    皇帝若无其事笑道“爱卿常年在边界受苦了,来人奏歌舞,顺便让后宫佳丽来见见这位我大秦的国柱”

    其实按道理说这种场合只有皇后才能出席,不过谁让皇帝是昏君,他可视那些规矩如无物。

    一曲歌舞完毕,后宫佳丽也徐徐上场,一一拜见皇帝后边坐在皇后左右。

    凌天还是微眯着眼,似乎对这些歌舞丝毫不感兴趣,但是看到后宫佳丽时却动容了。

    其中一位面容憔悴,白皙的脸庞上似乎有点掌印但是被白粉给掩盖住了,但凌天是何人?百步穿杨的将士,岂能瞒得过他。

    那位贵妃身着一身蓝衫,婀娜身姿,风姿卓越柳臂垂放在白皙的玉腿之上显得端丽冠绝。

    凌天已然目瞪口呆,还是被皇帝的声音给叫醒“爱卿,此段歌舞如何?”

    “善”凌天知道自己失态了,又恢复到那个冷漠的自己。

    “哈哈,爱卿也有如此失态一面,难得难得。话说听闻世上无人见过爱卿面具之下的你,不知是否可以让朕大开眼界?”

    凌天凝眸往那蓝衫贵妃看去,那蓝衫贵妃也看向凌天,只是微微一笑。

    凌天默默的摘下自己峥嵘的面具,在场所有人皆惊!

    面具之下没有令人失望丑到见不得人,反而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屹立在那里,俊俊有神。

    脸上可能因为长期带着面具所以白皙到妖异,菱角分明的脸型加上算是魁梧的身姿,再配上那舍我其谁的霸气,可以说是美到极致。

    “你你你不是镇国公?”皇帝诧异惊呼道。

    “陛下,臣下乃敢犯欺君之罪,如我敢冒充凌天那么三十万镇北军会放过我吗?”凌天淡然道。

    皇帝回过神来大笑道“哈哈,爱卿果然是一世英杰,来朕赐你刚才欣赏的所以歌姬如何?”

    皇帝看到这位将军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放下心中所以不快,这么年轻稍稍的用以美色和高位贿赂,那么还会反朝廷吗?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