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诡案密码 > 第三章 第一个案子
    【2b小说网 www.2bzy.com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爸妈竟然毫不含糊地答应了我。我软磨硬泡,在征得医师同意后,顺利出了院。我向医院请了一个月的假用于调整,领导虽然有些犹豫不决,但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终于还是答应了,就连平时不许我有任何松懈的导师,也同意我休息一段时间。我终于有了时间去南派学艺降鬼。

    毕竟我刚刚才从鬼门关逛了一逛回来。

    因为元气没有受损,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又回到了阴阳道南派做捉鬼师学员。严大池颐两人也对我没有太多的照顾,就是张印酒喜欢与我开开玩笑罢了。我死过一次又重生后不久,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归派的第三天早晨,我很早就从家来到了四合院。我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来,但严大早就在那里抽烟了。

    “严大,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问道。

    “小沐啊,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出事儿了吗?”严大吸了一口烟,说道。

    我自然是记得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局里最近接到了一个案子,是市里的一条巷子里离奇地接二连三死了四个中年男子,但在犯罪现场和死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就连手套上的纤维也没有。”严大愁眉不展地说道,“现在整个警局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个案子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团乱麻一般,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严大你是说,这有可能不是人干的?”我明白了严大的意思。

    “是。”严大点了点头,弹落了一点烟灰,继续说,“至少我现在是这样推断的。从各种证据和疑点来看,这应该是个超自然案子。”

    “那死者有什么共同特点吗?”我问。

    “年龄都在四十岁上下,都离异,曾对妻子不忠或家暴。据我的初步推断,应该是女子针对性的报复。”严大说,“阴阳道南派少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行,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也还没去过现场。所以我希望今晚,我们都去案发的巷子看看。这是你第一次出案子,一定要好好表现!”说完,严大一脸沉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便走到了房间里。

    这一天,我都心神不宁地在房间里冥想。这毕竟是第一个案子,我十分迫切地表现自己的捉鬼天赋。

    我想用笔在纸上记录点什么我的想法,脑子却乱成一团麻,什么也想不出来,只得任凭笔在纸上乱画。一向和我有说有笑的张胖子见我这种状况,也没有了与我开玩笑的心情,对我避而远之;我的灵狐小曼知道跟我说话是自讨没趣,也没有理我,独自出去玩了。

    终于到了晚上十点半,严大带着所有人来到了死人的巷子,小曼也站在我的肩膀上喋喋不休地骂着我。

    小曼是白暮凌生前的灵宠,本是一个死去后因阳寿未尽,肉体却腐烂而寄身在一只狐狸身上的男子,和其他灵宠没有什么两样。

    可他偏偏是当年的颇负盛名的“阴师八家”中谢家的小少爷,名叫谢炳言,性格乖张活泼,一点儿都没有少爷风范。就是这样一个像极了纨绔子弟的人,却自幼学习捉鬼之道,天资聪颖,很快就成了同行中颇有名气的捉鬼大家,同时经营着一家古董店。

    现在,谢小少爷自然也成了一只深谙捉鬼术的极其厉害的灵宠了。

    小曼会捉鬼捉妖,脱身隐体,他的许多本领竟是好多行内人也赶不上的。

    暮凌逝世后,小曼就成了我的灵宠。

    这条巷子叫四十四号巷,从巷子口都可以看到很远的巷子尽头,笔直得像一条线,令人惊叹他们是怎么如此整齐地建造出来的。

    巷子应该很老了,是农村人建的,沿巷都是高低错落的砖瓦房屋。大多都就没有熄灯,只有几家不能从窗口看到灯光。巷子四周是些商铺,大多卖些小吃和烧烤之类的,可是现在连卖夜宵的关了门。路上也空荡荡的,除了我们之外,一个人影都寻不见。

    这里的人们都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尤其是男人。

    严大带着我们去到了第一个案发现场。这儿是一个在左街边的小商铺,一踏进来,我们就都感受到这儿阴气很重。

    尸臭味已经完全消散了,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嗅着空气里的气息。原来这儿除了死者死去以后,尸体自然形成的阴气,还有许多与死者不相关的怨气。这些怨气中夹杂着些淡淡的香气,好若幽兰一般,有些沁人心脾。

    这种怨气的味道,应该是个女鬼的味道。

    尸体已经被移走了,我们戴起了手套,仔细地检查四周,翻箱倒柜地看,的确没有什么人为的痕迹。严大说,这儿就连碗柜下掉下的碗筷上也只有死者的指纹。

    “小沐,你觉得呢?”严大带着手套,从碗橱下拿了一片碗的碎片,又在灯光下仔细看了一番,怕有什么疏漏。他首先就问我道。

    “严大,我第一次出案子,我怕……”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有些害怕因为我这个经验不足的新手所发表的一面之词,就耽误了整个案子。

    “没事儿,你尽管说。”严大的表情依旧平静,打断了我的话。

    “好。”我点了点头,开始了我的叙述。“首先我们一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兰花一般的阴气。这是疑点一,因为正常人的香水无论再怎么浓烈,也不可能坚持散发出这样长时间的味道,还不能散去。”

    “疑点二就是,整个现场太过于干净了,连脚印或者任何纤维、指纹也没有留下。但作案人看起来完全就没有整理过现场,或者说她根本没有能力整理现场。地上的碗的碎片散落得是完全合理的,而且就连被锁起的大门上,也没有一点痕迹。我认为,人是不可能做到这种完全干净的作案。”

    “最后一点,就是只有我们这行才可以感觉到的浓烈的阴气。普通女人是不可能有这么多阴气,而且时隔这么久都久散不去的。”我发表完了意见,自己也暗暗惊服自己能一口气说出那么多点来。

    严大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的看法。“还有呢?”他突然冒出了一句。

    还有?我有些吃惊,好好回想分析,却实在找不出有什么别的疑点了,只好摇了摇头,道:“别的疑点,我也想不出来了。”

    严大把目光望向张印酒,他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想法的,自觉地摇了摇头。

    “小池,那你说说吧!”严大最后望向了一直没有发表一句话的池颐。

    “萧沐,你前面分析得很对,就是少了一个最重要却又最容易被忽视的点。”池颐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我一脸疑惑地望着他,他就开始讲述自己的想法了。

    “你没有注意到,施害者对受害人身份的了解程度。”池颐就这么简单地说了一句。

    果然是一语中的。我立刻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如果是普通人,完全是不可能了解到另一个人的全部身份与所为之事的。能知道这些的,除了和他们十分交好的,或者负责调查的警察,就是这些平凡人不是特别时间看不到的鬼。然而前面几种人都因为受害人的身份和交际网,以及我刚刚列举的那几条疑点都可以排除,那么就只剩下最后这么一种可能了。是吗?”

    “对。”严大点了点头,点着头说道。“你第一次勘探现场,就能想到这些,确实很不错。固然有一点不足,也可以在以后慢慢补上。”我也点了点头。

    分析到这儿,我们就差不离的全明白了。

    我们离开这宅子以后,又去了其他几个案发现场。一个车棚,两进民居,我们仔仔细细地检查,发现的也都不尽相同。

    我们离开了最后一个案发现场时,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巷子很长,我们走了一段时间,却感觉路还是那么长,我们不禁有些紧张,小曼也将尾巴紧紧裹了起来。突然,一阵阴风吹起,一阵刺骨的寒冷袭来,周围的空气顿时都凝固了。“小心,有情况!”严大小声说道,我们也放轻放慢了脚步。

    “喂,萧沐,如果一会儿遇到危险了,你自己保重。”小曼用毛茸茸的尾巴搔了搔我的耳朵,小声在我耳畔说道,转身就跳到了地上。敢情我对它这么好,它还来坑队友啊!我有些好笑又好气。

    我们又轻又慢地继续走着,十分警觉地注意着四周的一切。

    空气愈发阴冷入骨,周围的阴气也重了几分,一股淡淡的兰草香味渐渐扑入了我的鼻子。

    突然,一道血红色的光笼罩在我们眼前,一切没有了声音,两个身穿血红色古装的女子像影视剧里演得那般从天而降,周身溢满了浓郁的深紫色怨气,浑身上下散发出了一股迷人的幽香。她们的双眸中血色欲流,同样是血红色的长发散落,肤色惨白胜雪……

    “不好,是摩罗身鬼娘!”严大一眼就看出来了两个女鬼的身份,大声说道。

    什么?!摩罗身鬼?!还是两个?!我心中一惊……

    (虽然确实更得有些慢,但是自认为不错。求推荐票!)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