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诡案密码 > 第二章 契约
    【2b小说网 www.2bzy.com

    “暮凌,怎么会是你?”看到了眼前的这个姑娘,我十分惊讶与欣喜,毕竟我与毕生所爱再次相逢了。但与此同时,我更加确定我已经命丧黄泉了。

    欣喜之余,我不禁有些悲伤,脑海中居然突然浮现出老妈老爸的样子。不知家人和哥们儿在知道我“撒手人寰”后会有多伤心。

    白暮凌就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可以仔细打量着她。

    她的样子比起生前几乎没有变,身材一样高挑消瘦,眼睛一样明亮迷人。就是脸色变得很惨白,不知是变成了鬼的缘故还是有其它的什么原因。

    “萧沐,你还见得着我,还不谢谢我!”她可爱地瞪了我一眼,嗔怒道。

    她的声音十分明亮,却有些颤抖。我再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的嘴唇也惨白得厉害,而绝对不是变成鬼所致。

    我上下打量着她,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黑色的衣袖上有一滩殷殷的血迹,袖管下也滴出了一滴一滴的鲜血!

    “你……”

    “没事,小伤……”

    ……

    小伤?

    我默默地看着她,一句话也再没有说出,心里难受得如同被撕裂了一般疼痛。我明白了,她是为了救我,所以才受伤的。

    我们四目相对,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本就寂静的阴间,显得更静了。

    咚咚咚……

    路的那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脚步声。

    正当这个时候,远处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真的是一个人,他的影子被路灯映照出来,因为鬼是没有影子的。这个熟悉的中年男子竟在潮湿的冥间抽起了烟,烟火将他的胡渣照亮,顺便将他的面庞一起照清楚了。

    看得出来,他的胡须已经两个星期左右没有剃了,胡须参差地像自由生长的草坪一样。但这并不是多令人惊奇的,严大是一位警察局局长,我曾见过他最忙的时候,三个多星期都没有洗头发,从他五米开来走过去都能闻到一股酸臭的味道。

    阴间潮湿极了,四处都能闻得到难闻的美味。

    因为水汽太重,没过多久,严大点的那支烟就熄灭了。

    这个不算太高,虽然已到中年还是英气风发的男子就是我和暮凌都很敬仰的大哥——严鸠。

    当时白暮凌走时,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上的内容没有别的,就是将我托付给了严鸠大哥,因此我才和暮凌一样加入了阴阳道南派,开始了学艺生涯。

    暮凌的这个阴阳道南派也是有些来头的。据说在古代的时候流行修仙问道,许多人为了长生纷纷开始上山拜师修行。当时有几个十分有名的修仙大派,其中名气威望首当其冲的就是空桑派。

    空桑派分为五峰,每峰都修炼不同的功法。其中,天凌峰记载的功法中就有阴阳道最初的形状。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修仙门派竟一一覆灭。空桑也消失在尘埃中了,但各峰功法却存留了下来,流传到一些有缘人手中。再经过几百年的沉淀演变,加上日本外来文化的感染,阴阳道就此成立。

    阴阳道本没有南北两派之分,只是内部有些小矛盾而已。但时间一场,这小矛盾就成了大冲突。道内意见观念越来越不统一,战争局面愈演愈烈。

    两方的领导者一个是严鸠大哥的曾祖父严三爷,威望极大的中年男人,主和平。另一方是一个叫林显云的奇女子,年仅二十五岁就成了阴阳道四大人物之一,主激进。

    两方斗争不断,最后竟拍案散伙,按地理位置划分,阴阳道就分成了南派和北派,到现在虽没有再听到什么明争的消息,背地里却是有着满满的火药味。

    可后来世道变迁,科学技术发展,学阴阳法术的人也几乎没有了。于是,曾经门庭若市的阴阳道,在世人的眼中销声匿迹,只算是一个传说罢了。

    我也算是有幸,成为了阴阳道南派现在唯存的不到十人中的一人。

    可那时因为我要准备该死的毕业论文,从导师那儿回来后,根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去什么阴阳道南派学什么降服鬼怪的道艺了,而严大一行人也理解我,我就更有理由不去了。

    所以,我到那儿的次数,脚趾头和手指头一起数都是数得清的,道法降妖方面,自然进步不大。有点法术,还是严大说我比其他人天资好一些罢了。

    而我也觉得自己天赋异禀。

    “小沐啊,她为了救你,差点连在冥间的神魂都灰飞烟灭了。如果那样,你就真见不着她了。”严大声音本来就很低沉,在冥间一说话更显得空旷明亮了。

    我又不是傻,心里自然知道暮凌是因何而受伤的,但是严大这么一说,我就内心更自责了。

    “对不起,暮凌。差点害了你。”我终于说道。

    白暮凌显然没有怪我的意思,她按着手臂上的伤口,勉强挤出了笑,摇了摇头。

    “暮凌妹妹,这儿有纱布,快点包扎。现在既然小沐来了,赶紧说点儿正事吧。”严大递给了白暮凌一卷散发着绿光的纱布,解开了我身上的灵绳,又点上了一支烟。

    白暮凌如梦初醒般点了点头,我赶紧起身帮她把伤口包扎了起来。她的血管与静脉被划破了,血不停往外注,包扎时流了我一手。

    我现在才知道,鬼的血,也是温暖的。

    暮凌擦去了她没有受伤的手上的血迹,我也在黑色的裤子上胡乱抹了抹。

    “严大,暮凌,到底是什么事啊?”我问。

    “你等等。”白暮凌说道。

    她吃力再衣兜掏着什么,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折成了好几层的深红的纸,颜色比她的血还红。她颤抖着手,递给了我。

    我马上就将纸展开,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冥间的昏暗,借着远处的路灯微弱的灯光,就可以勉强看见纸上写着什么了。我仔细看了看这张纸,上面却没有一个字。

    我很疑惑,以为是暮凌拿错了东西给我,于是就问她:“暮凌,这是什么?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这是我们冥间的生死条约,每个人在投胎到阳间前都会写一份,以备你们半死不死的时候用。你在阳间的身体里还有一丝意识,在我们这儿的规矩,如果你答应了我的一个条件,你就可以选择复生。等到那时,你就可以看见上面的字了。”白暮凌声音有些颤抖,虽然包扎了伤口,可是如今比起她刚刚的样子,看起来更加有气无力了。

    “如果我要复活,需要什么条件?”我问道,有些担忧她的伤势。

    “很简单。我们结婚,结冥婚!”她镇定地说。

    “啊?!”

    这意想不到的要求令我有些惊讶,都让我身体抽搐了一下。

    这时,一滴腥甜的清水滴到了我的脸上——下雨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条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嘭~”

    正在我迷茫无所措的时候,白暮凌脚下一软,闭上了双眼,一扑通,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和严大顿时一惊……

    没事儿,她没有死,只是昏了过去……

    “好的,我同意。”我望着昏过去的她,说道。

    这时,我的余光看到严大在那里站着,又点起了一支烟。

    我自然是了解严大的性情的,我知道,出事儿了。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