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诡案密码 > 第一章 死亡
    【2b小说网 www.2bzy.com

    我一直都坚信,我永远都会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个漆黑而又寂静的夜。那天夜晚,我一个人从实习的医院往家走。由于连续值了十六小时的班,刚刚又才下了一台手术,我从医院里出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浓浓的疲倦与困意毫不留情地涌上了心头。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向前走着,走到了每天上下班必经的一条巷子中。

    这条巷子很窄,是三十几年前就修建的,至今都只有双车道和很窄的人行道。巷子里的灯光还很暗,所以到了晚上就几乎没有车辆在这里行驶了。我的家就在巷子的后面,我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都住在这里了,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些房子已经是三十多年的老房子了,为了供我读完博士,父母也没有打算再买新房。我都是一个成年男子了,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没有搬出去,这自然成为了很多人嘲笑我的原因。

    我很疲倦地向前走,背包背带经常会在不经意之间滑落下来,可我已经没有精神去管这么多了,任由它滑落在手臂上,打着一个接一个的哈欠,盲目地继续往前走。

    困意继续无情地袭来,我的双腿不听使唤地将我送到了机动车道的路中央,怎么也跨不上人行道了,我越努力,调整步伐就越像母猪上树一般困难。

    哦,对了,想必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叫萧沐,今年二十五岁。我的名字天生带有煞气。据说在我出生时,父亲带着他手底下的一伙在南海海底盗墓,大获成功。母亲为了纪念,又为了念起来不那么骇人,她就将“墓”字的谐音选为了我的名字,就成了现在的“萧沐”。然而从此以后,我就成了一个阴气贼重的人。

    我是学医学的,由于小时候早上了一年学,初中时又跳过一次级,我现在虽然年龄不大,却是在读博士,边攻读边在一家三甲医院实习。我的毕业论文早已在三个月前完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后我就博士毕业了。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的名字阴气重,我从出生开始算起,就被各种各样的鬼上身过了至少好几十次。据父母说,我被上身的那样子,想起来都很让人惊悚。

    要问我活到现在,有什么令我刻骨铭心的痛苦事情,这倒的确有。在我二十四岁生日过了没多久以后,与我相爱七年的女友白暮凌离奇死亡。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大病了一场,卧床不起了一个多月。而且虽然至今已经过去很长时间,我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待我病愈以后,我照着女友的遗愿来到了阴阳道南派之中,成为了和他她一样的一名优秀的捉鬼师;而且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被鬼上身过,也再也没有在下班的路上遇到鬼魂尾随,再也不会行为不受自己所控,飘飘忽忽……

    走着走着,我的眼帘已经快要完全垂下来了,却听到耳畔有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嚓~”一辆白色的轿车顿时急转弯,出现在我的眼前,开着刺眼的车灯,向我径直冲来,我迈开腿想逃,可惜,那时已经晚了。

    “嘭~”一阵疼痛顿时包围了我的全身,我快要被撕裂了,痛苦地叫了一声,随之重重摔在了地上,没有了知觉……

    那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模糊不清的影像。我慢慢地睁开双眼,隐隐约约看见了远处有一盏棕红色的木质路灯。路灯发出的光很微弱,只能面前照亮之前的一小块地方。投影下,是一片灰色的道路,却与我平常见到的不同,因为这条路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绿光。正在此时,我突然发现我的身体竟然变得如此地轻盈,甚至完全失去了重量。

    待到双眼变得完全清晰,我仔细打量了这个地方:我坐在一把冰凉的木质椅子上,用手去触摸,可以清楚地触摸出这把椅子扶手的花纹是龙头细雕的,做工很精致。我低头往下看,发现肚子上绑着一根很细的绳子。这条绳子很不一般,它同样也发着微弱的光,而且将我困得牢牢实实,使我丝毫不能动弹。

    我很苦闷地望着那盏灯,脑中开始播放我被车撞时的情景。我望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心里充满了不解。突然,我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我已经死了。

    我脑中一片空白,已经不能在作出任何决定了,只得静观其变,屏息凝神地倾听着周围发来的声音。只听得周围一片寂静,寂静得入骨,一阵寒意悄悄袭来……

    “喂,有人吗?”我试探性地放声大叫,希望有人能来,可是喊出这句话后,我才发现我的声音已经变得缥缈无力,如同烟波一般,毫无穿透力了。

    ……

    四周一片寂静,连回音都没有进入到我的耳际。

    “谁啊?是谁那么神经病,把老子绑在了这鬼地方?!有种你就出来啊!”我不甘心地大叫,彻底暴露出了本性,凳子因为我喊叫时身体的晃动,也随之晃动了起来,稍有不稳,就会跌倒在地上。

    可仍然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

    我绝望地望着只有一盏灯的远方,第二次感到了无尽的孤独。这次孤独,就像白暮凌去世时一样,让我无比绝望。

    突然,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向我走过来的人用熟悉的声音哼着一首同样十分熟悉的歌。我十分惊讶,眼睛猛地一睁,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像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

    路灯投射下那昏暗的灯光,隐隐照亮着他的身体,却无法照到他的脸,我只能看到那人低着头,高高地束着马尾。而灯光下的那个人,她身体的轮廓,化成灰我也能认得清清楚楚……

    “萧沐,我回来了。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孤身一人。”她抬起了头,向我走来,轻声说道。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