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新宋风云 > 第十四章:杭城第一才子
    【2b小说网 www.2bzy.com

    对于要比诗词歌赋,凌风心中已经有了底,稍稍松了一口气,心道:幸好这个楼老先生还有点讲道理,不然以他的号召力强制让我关门,估计我也没办法。比试就比试吧,作为一名21世纪的人物,没有理由退缩。

    这边楼子义已经回到了他的书生队伍里面,要比才情,他楼子义在杭州城也是拿的出手的,但是对于刚才凌风的回答,他大概也能猜出此人不好对付,要不然姚县令也不会如此看重他。为了能把凌风赶出杭州城,出自己心中一口恶气,楼子义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杭城第一才子文不言先生。

    文不言先生今年二十有八,早年曾拜楼老为师,这个年纪已经是进士出生,家族颇有资产,因无心于官场,所以一直隐居于西湖旁边,想到这里,楼子义尽管知道,文不言此人淡泊名利,但是对于才情方面的挑战想必他不会拒绝,再说看在自己爷爷的面子上,他也应该会来一次,于是他转身对身旁一小厮低头说道:

    “你立马去云深不知处请文先生来”

    “公子请放心”

    小厮领命,立即翻身上马,飞快的奔驰出去,这里到处都是才子,谁也不会在意一个小厮的去向。

    楼老看向姚县令,说到:

    “就有请姚大人为他们出个题目吧!”

    “不敢当,楼老折煞晚辈了,还请楼老出题”姚一石诚惶诚恐,赶紧说道。然后吩咐下人搬来了几张桌子椅子,并奉上茶水。

    “既然如此,老夫就来出这个题目吧!”楼老起身,看看众人,再看看远处池塘的荷花,捋了捋白胡子,于是说道。

    “这第一题,就以莲为题吧,各自作诗,我和几位老头子还有姚大人一起做评判,诸位以为如何?”

    “楼老此举甚妥”

    “理应如此”

    众人没有反对,一阵迎合之言而过。

    “那就开始吧!”

    随着楼老的声音停下,两边已经开始在挖取自己的文采了。

    一面是杭城学子,大学数百人,一面是凌风为首的众人,只有柳儿,姚灵儿等人,这些人的才情自然比不过楼子义那边的杭城学子。

    这边,楼子义看着众人,说到:你们有诗句了吗”

    “这个,这个暂时还有”

    看着众人,楼子义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人居然这么草包。于是向前一步。

    “在下偶得一首,请各位前辈指教”众人一听楼老的孙子这么快就有佳作了,不由的竖起了耳朵。

    楼子义瞥了瞥凌风,一脸得意,清了清嗓子,吟道:

    “一雨池塘水面平,淡磨明镜照檐楹。

    西风吹起垂杨舞,更作荷心万点声。”

    “好,楼公子不愧是咱们杭城的大才子,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有此佳作。”其中一名评判老者鼓掌到。

    “是啊,楼老真是教导有方啊!”其他人也都纷纷说到。

    “嗯!”

    楼老微笑着点了点头,看见自己孙儿这么快能做出一首诗,心中甚为满意。

    “子义,此诗虽然不错,但是你也不可因此自满,要戒骄戒躁,知道吗”一番呵斥,实际上是在表扬自己的孙子。

    “是,孙儿谨记!”楼子义行一礼,然后退了下去,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众人回味过楼子义的诗句后,都看向了凌风这边。

    凌风淡然一笑,比诗句么,我会怕吗,对于一个穿越而来的人来说,随便漂上一首都是不错的诗句,于是凌风上前一步,行一礼。

    “小子刚刚也得一首诗句,请各位前辈指教”

    “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

    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

    “好!”

    “好!”姚一石说到,不少识货之人都暗暗点头

    “凌大哥真厉害!”姚灵儿也兴奋的鼓了鼓拳头,柳儿也是轻轻一笑。

    楼子义这边众人也窃窃私语,不少人认为此诗不错,最后楼老和众位评委开始评分。

    最后的结论是两人的诗句差不多,继续下一题。

    对于凌风而言,这没什么,至少已经向大家证实了他凌风绝非沽名钓誉之辈,当一学院山长还是绰绰有余的。

    ……

    就在比试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西湖旁的一庄园内,一名小厮登门拜访。

    “文先生,我家公子由请文先生到城西文武大学一会”小斯彬彬有礼的说到。

    “哦?具体所为何事?”花园中,一人手持剪刀,一身长袍,面容俊逸,正在给花枝修剪,听见楼家有人求见,便招来一见。

    “是这样的,文先生,城西有一人叫凌风,连个童生都不是,居然敢任一学院之山长,还口出狂言挑战我们杭城学子,我家公子看不下去,就上门理论,于是杭城学子就和凌风对峙了起来,两边要比试一番,最后楼老先生也去了,姚大人也在场,我家公子叫我来请文先生。”

    “哦,竟有此事,有意思,既然老师也在场,那我就跟你走一遭吧!”

    楼子义近来无心官场,一直在这西湖旁的小院子里面摆弄花花草草,对什么诗词歌会也兴趣了然,按他自己的话说,这是在修身养性,但是这一次比试关乎到恩师,所以他还是决定去会一会这城西狂人:凌风。

    “多谢文先生。”

    两人翻身上马,向着文武大学赶去。

    还好文不言的宅子离城西并不是很远,两人到场,第一场刚刚结束。

    众人正准备第二场的时候,忽见一人策马而来,一身长袍,淡漠的神色,冷峻的目光,此人正是杭城第一才子文不言,见文不言赶来,杭城众多才子顿时开心了,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楼子义此刻也略有兴奋,虽说自己比较狂傲,但是文不言是大家公认的杭城第一才子,自己还是很佩服的,此番有文不言先生前来助阵,凌风一定会败。

    文不言走向评委席,拱手行一礼。

    “学生见过老师”

    “不言啊,你来了,你乃进士出身,已经不用行此大礼,快快起来!”

    楼老对这个学生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是自己调教出来的人,虽说中了进士,但对自己这个老师还是谦谦有礼。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理应如此”

    “好了,不言,今天这里正在举办一场诗会比赛,老夫现在是评委,你就代表杭城学子吧,大家图个娱乐,今天比赛已经不重要,只希望各位能有好的诗作流传出来,以后也能传为一段佳话。”楼老笑道。

    “楼老所言甚是”……众人觉得楼老说的不错,这凌风显然是有真才实学,比赛结果如何其实没有了多大的意思,众人只希望今天能有更多的佳作能流传开来,岂不美哉!

    文不言退到了杭城学子之中,众多学子都纷纷过来拜会。

    “好了,各位,这第二题,老夫就要出题了,大家看见远处的钱塘江没,这样吧,就以江为题,作一首词吧!”

    楼老笑眯眯的看着众人,以江为词,实际上还颇有难度,这才是考验一个人的才情到底有多深。

    文不言果然不愧是杭城第一才子,一盏茶功夫,已经心如明镜。于是上前对着凌风拱手到。

    “在下文不言,见过凌兄,刚才偶得一首词,献丑了”

    “文兄客气了,请”

    凌风对此不以为然,以江作词而已,历史上以江为题的词多的是。

    文不言面向众人:“在下偶得一首临江仙,请各位指教”

    ”雨后小楼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小雨雁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古筝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霞云归。“

    “啪啪啪!”

    “好!”

    “真不愧是杭城第一才子啊!”

    众人无不喝彩,评委席上,几位老者也是颦笑练练,都点头称好,一面吩咐身后小厮用笔迅速记下来。

    这首《临江仙》描写人去楼空的寂寞景象,以及年年伤春伤别的凄凉怀抱。表现出了作者对往日情事的回忆及明月依旧、人事全非的怅惘之情。

    “好!”凌风也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赞叹。

    “柳儿姐姐,真的很好吗?”姚灵儿急着问到。

    “非常好,这首词定能被世人所传唱”柳儿笑着说到。

    “那怎么办啊,凌大哥输了怎么办”姚灵儿急着说到。

    “哈哈,灵儿放心,要对凌大哥有信心,这首词虽然不错,但是凌大哥心中已有佳作,你们且听好。”

    正当众人正在细细回味文不言的临江仙的时候,凌风大步上前,面向众人,说道:

    “各位前辈,小子刚才也偶得一首《临江仙》”

    “什么,你也要用临江仙的词牌?”

    楼老有点惊愕,其他老者也表示吃惊,前面的人用临江仙的词牌作出了这么优美的词,如果你再用临江仙的词牌,如果没作出更好的词,那就是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这个家伙还真是狂妄”楼子义愤愤的说到。

    “就是,就是。难道他的临江仙能比过文先生的临江仙?”

    “狂妄!“众多学子表示愤怒,但文不言只是轻轻一笑。

    “是的,让各位见笑了!”凌风再次拱手行一礼。

    “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你且道来”

    凌风转过身,此时众人都看着他,周围安静的可怕,只见凌风望着远处的钱塘江,吟道:

    “滚滚钱塘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凌风缓缓念完,叹了一声气,走向柳儿众人。

    静,周围还是安静的可怕,大家都好像一动不动的在思考什么,也有的人望着远处的钱塘江,江边正好一名渔夫和一名樵夫,两人正在江边小饮,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首词是凌风现场即兴而作。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文不言喃喃的念着这首词,仿佛触动了他心中的某一处,眼中竟含有泪水。

    “你愣着干什么,快记啊!”楼老见身后小厮,一手提笔,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神呆滞,不由得大怒。这名小厮反应过来,快速的写好了这首词。

    “没想到,今日竟然能见到这么一首佳作诞生,真是不虚此行啊!哈哈!”楼老开心的大笑。

    “此词只该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啊!”其他老者也激动的捧着这首词说到。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风弟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这首词仿佛历经了人生沧桑,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柳儿心理不断的想着凌风的背影,久久不能平息。

    “姐姐,很好吗?”灵儿开心的跳了跳。

    “岂止是好啊,可以流传千古了,看来这杭城第一才子的名头要换人了”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凌大哥是最棒的!”

    ……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