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新宋风云 > 第二章:这里不是横店?
    【2b小说网 www.2bzy.com

    宣和元年,初夏时节,杭州城,一户大户人家的闺房中,此刻丫鬟们正在往浴桶里面加水,还有名丫鬟不断的在往浴桶里面撒着花瓣,不时的用手试探试探水温。

    屏风前面,一位妙龄少女正襟危坐,薄薄的睡裙也掩饰不了少女诱人的身姿,长长的秀发垂于胸前,少女看着铜镜,一手轻抚头发,一手用梳子慢慢梳理着,铜镜虽模糊,但是少女的眉清目秀依然清晰可见,肤白如玉,高高的鼻梁,诱人的小嘴,一个典型的小美人。

    “哼!混蛋爹爹!为什么就要给我物色郎君了呢,人家根本不想嫁人了。”

    “混蛋爹爹,坏蛋爹爹!”少女哼着鼻子,嘴里不断的碎碎念着。正在少女念叨的时候,柳儿轻轻走过来。

    “小姐,水已经放好了,奴婢伺候你沐浴更衣吧!”说着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少女一听又哼着鼻子不高兴了。

    “柳姐姐,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可不是我们家的奴婢,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少女板着脸,模样甚是可爱。

    “好!好!我的大小姐,快来沐浴吧!”

    这里是杭州钱塘县县令的府邸,这位小姐自然是钱塘县县令姚一石的掌上明珠:姚灵儿,姚灵儿今年芳龄十六,这在宋朝,已经是要到了出阁的年龄了,姚灵儿性格活泼,加上又是钱塘县县令的掌上明珠,近来上门提亲的人可是不少,不仅有风流才子,更不乏有杭州本地的名门望族。

    这不,姚灵儿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很是不高兴,觉得自己年龄还小,并不急着嫁人,正跟着爹爹闹别扭呢。

    丫鬟柳儿伺候着姚灵儿进入浴桶

    “柳儿姐姐,你也一起来吧”姚灵儿在浴桶中欢快的玩着水。

    “……好吧,你这位大小姐还真是难伺候!”柳儿犹豫了一下,也做出了决定,没办法,谁叫这位大小姐这么难伺候呢,说柳儿是姚灵儿的丫鬟,其实两人一起长大,情同姐妹。

    柳儿,原名沈涵柳,原本是太湖旁边一位农家女儿,家中略有田产,虽说不至于大富大贵,但在这江南鱼米之乡,风调雨顺的,凭借几口薄田,柳儿一家几口人倒也过得充实,无奈,前几年,杭州应奉局在太湖旁常常发掘巨石,应奉局收集巨石奉为神物,由于皇上喜爱,这些巨石都要送进汴梁,就是俗称的:花石纲。

    苏杭“应奉局”奉皇上之命对东南地区的珍奇文物进行搜刮。由于花石船队所过之处,当地的百姓,要供应钱谷和民役;有的地方甚至为了让船队通过,拆毁桥梁,凿坏城郭。

    柳儿家中男丁被征调成民役,运送花石纲进汴梁,家中田产正好在运输的路线上,没办法,田产被毁,后来由于这块石头巨大,一干民役在一断上坡路段,由于人手不够,巨石翻滚而来,柳儿家父亲,兄弟等被巨石砸中,最后不治身亡,家中母亲由于悲伤过度,最后也郁郁而终。

    说来也巧了,当今钱塘县令姚一石当初还是个穷书生的时候,曾受过柳儿家的恩惠,柳儿母亲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托人修书一封,把七八岁的柳儿送到了现在钱塘知县姚一石的家里。就这样,柳儿从小跟着姚灵儿一起长大,因为年长几岁,加上平常两人相处融洽,姚灵儿几乎把柳儿当成亲生姐姐一样,县令姚一石对柳儿也比较疼爱,一直把柳儿当成侄女一样看待。

    柳儿今年年芳二十,可是还没有出嫁,生的是亭亭玉立,不仅长得貌美,并且由于在县令家中长大,柳儿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才女了,如果说姚灵儿是一只青苹果,那么柳儿就是一只红苹果。

    两人进入浴桶,欢快的享受着沐浴的乐趣。

    “灵儿,最近听姚伯伯说有不少公子上门来提亲呢,你可有中意的?”柳儿一边帮着灵儿擦背,一边说到。

    “姐姐啊,我才不要嫁人呢,你今年可21了,要嫁也是你嫁”

    “反正我是不会嫁”姚灵儿撅着小嘴说道。

    “姐姐的玩笑你也敢开,看我不收拾你”两人正在浴桶嘻嘻,好不欢乐。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巨响,打破了这欢乐的气氛。

    ……

    “砰!”

    随着一声下坠的响声,姚灵儿闺房的窗子被砸出了一个大洞,浴桶前的屏风也随之倒地,一个男人从天而降,砸到了浴桶的面前,于是乎,浴桶中的春光一览无遗,凌风隐隐看见两个古装妙龄子女在沐浴。

    “难道是自己死了,自己成了孤魂野鬼在四处飘荡?”凌风迷迷糊糊的想着。

    ……

    “啊!~啊~”

    姚灵儿还不知道到怎么回事,只见一个身着奇装异服的男子躺在了自己的闺房里,吓得不由的大叫起来。

    柳儿也是一愣,没想到在堂堂县令府邸,居然有这种登徒浪子!

    于是,柳儿迅速招呼起灵儿,赶紧起身,一边看着躺在地上的陌生男子,生怕他忽然起来,欲行不轨之事。

    此时的凌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柳儿毕竟年长几岁,同时也比较成熟,见此症状,迅速的把自己和姚灵儿穿戴好,两人穿戴好后,这里的动静也惊动了外面伺候的仆人。

    “小姐,发生何事?”院子外面一名小厮说道。

    “快!叫人来,抓这采花贼!”柳儿打开门急忙说道。

    “什么,采花贼!”

    “岂有此理,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走,保护小姐!”几名家丁迅速赶来,看见躺在地上的凌风。二话不说,找来了绳子把凌风来了个五花大绑。四名小斯看管。

    看着绑的跟粽子一样的凌风,短短的头发,一件白色短袖,一条牛仔裤,一双运动鞋,着装十分奇怪,姚灵儿此刻恨不得杀了这个淫贼。

    “通知老爷了吗?”柳儿对着身旁一名小斯说到

    “回柳儿小姐,已经通知了”

    不一会,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过年,四十岁左右,一身锦袍,国字脸,眉头一个川字,身后跟着两名钱塘县的衙役。姚县令急忙走到姚灵儿身旁,急切问道。

    “女儿,你没事吧!”

    “女儿没事,只是爹爹你一定不能放过这个登徒子”姚灵儿生气的撅着嘴。

    “好好!爹爹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

    “来人啊,给我把他弄醒了”

    姚一石大袖一甩,吩咐两个衙役。

    院里小斯早已经备好一桶水,立马提上前来,其中一名衙役一瓢水泼向凌风。

    初夏的夜晚,还是有些温凉,一瓢井水泼来,凌风顿时觉得一股凉意袭来,也渐渐的清醒了。微微睁开眼睛,凌风忽然发现自己被绳子绑着,身体动弹不得,微微抬头,昏暗的灯笼下面,凌风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古色古香的院子,几个穿着古装衣物的人围着自己,看这眼神恨不得吃了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要慌,不要慌,稳住”,凌风不断的告诉自己。

    “请问,这是什么情况,你们在拍戏吗?“凌风看这这群人有点不怀好意,尴尬的问了句。

    “大胆小贼,说,你是什么来路,竟敢夜闯我县令府邸!”姚一石一声大喝,官威十足。

    “这里不是横店吗?”凌风又问到。

    “什么横店,竖店的,看你着装怪异,不像我大宋人士,想来你定是那辽国奸细,前来我杭州城刺探军情!快快从实招来,本官还能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姚县令正视着凌风。

    “快说,不然让你尝尝我们得厉害”两名衙役也威胁着凌风。

    此时凌风心里,已经凌乱了!

    “什么,大宋!辽国!难道我穿越了?真的假的,穿越这种事情真的有吗,对了对了,我明明记得自己被汽车撞死,然后被抛尸悬崖,现在怎么会在这里,穿越,一定是了!一定是了!”凌风心里无比震惊,但伴随而来的还有暗中的窃喜。

    “既然老天让我凌风再活一次,那我凌风可不能在这阴沟里翻船啊!”凌风在大学时期,偶尔也看看穿越小说,虽然对于穿越觉得不可能,但是事实摆在自己面前,凌风也很顺然的接受了这个事情,想到这里,凌风已经想着怎么在大宋干出一番大事业了。

    “算了,别想了,先度过眼前这一关把!”此刻凌风已经有了计策,古代人都爱诗词歌赋什么的,老子就漂上一首,看看能不能打动这位县令吧!

    “这位大人,小生我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一位修行之人,自小跟随师傅在深山中修行,无奈前几日师傅夜观天象,说我大宋有难,派弟子出山救国救民于水火。”凌风也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筋,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了,随便就抬出了西游记中菩提老祖的洞府,反正现在西游记还没出书呢,谁也不知道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是哪里,凌风抬头挺胸,振振有词的说了出来。

    “放屁,你这小贼莫要诓骗我家老爷,修行之人怎会跑到我家小姐闺房中去?老实招供,不然让你尝尝我们张捕头的独门秘法,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旁边一名小斯满脸愤怒的盯着凌风。

    姚县令没有说话,默默地观察着,“这个贼人,虽然身处险境,但是如此从容不迫,此人殊不简单啊!”此刻姚县令也几乎断定这人应该是误打误撞,自己是杭州城的父母官,在这一亩三分地,敢堂而皇之跑到县令府邸去轻薄县令千金的人,恐怕谁都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我无意闯入小姐闺房,只是我师父驾鹤遨游神州,派我出来之时,把我从神鹤上扔下,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就落到小姐闺房了”

    “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既然这是小子的错误,我愿意一力承担自己的错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我未能完成师傅交代的任务,有愧于他老人家啊!”

    “来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凌风一本正经的说到,信手拈来李清照的《夏日绝句》,一脸正气的表现出慷慨赴死的决心。

    啪!啪!啪!

    “说得好,来人,快松绑!”姚一石乃是正宗进士出身,自身自然是学富五车,听到这几句诗,心理也是大为震撼,他明白能写出这样诗句的人,绝非常人。

    一旁的柳儿,也不由一愣,“没想到此人竟有如此才学,似乎真的不像是坏人。”

    “姐姐,这几句诗很好吗?”灵儿摇摇脑袋,问着柳儿。

    “岂止是很好,简直是完美,妹妹,看来此人应该不是一个贼人,我们还是放过他吧!”柳儿笑着说到。

    “就这样放过他啊,可是……,好吧!哼,便宜他了!”姚灵儿头一偏,很是不开心。

    没办法,大老爷都发话了,众人只有遵守。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2b小说网www.2b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