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牧神记》正文卷 第一七一七章 亦正亦邪真名士
    虚生花又把戮道神钉插满秦牧全身,秦牧伤口不再流血,稍微舒服了一些。

    戮道神钉是葬道神棺的一部分,葬道神棺的主要作用是限制被镇压者的力量,让其无法从棺椁中逃脱。

    而戮道神钉插入他的伤口,第一个镇压的便是他伤口中的道伤。

    三公子以无双神通,在他身上留下了五十个伤口,道伤极为奇特,难以治愈,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戮道神钉,秦牧才会这么早的苏醒过来。

    虚生花也是看出这一点,所以才会建议秦牧用钉子封住伤口。

    “给你钉钉子的人,钉的地方完全不对。”

    虚生花细细观察一根戮道神钉,道:“倘若换做是我,一定会避开这些伤口。古怪,谁会这么帮你?”

    秦牧也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思索道:“大概是那人虽然身在天庭,但心向延康,是难得的义士。”

    “应该如此。”

    虚生花点头,道:“对于祖庭,你有何打算?”

    秦牧皱眉,他现在虽然其他伤势没有了,但伤势还是极重,短时间难以复原,须得慢慢的参悟道伤中蕴藏的道法神通,揣摩出其中的奥妙,才能破解。

    而这需要时间。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应对祖庭的剧变。

    祖庭的剧变完全是弥罗宫的灵官弄出来的,目的便是为了放出那些被困在世界树根须下无法脱身的史前强者,制造混乱。

    这些史前强者杀生越多,血祭越强,最终会使弥罗宫降临到这个宇宙!

    偷渡者为了争夺权力,肯定会对诸天万界下手,必然会引发三公子的血祭,而他们之中倘若有人成道,烙印终极虚空,也必然会引起这个宇宙的加速破灭!

    因此,还是必须要除掉这些史前强者。

    然而除掉他们也并不容易,适才虚生花说,已经有史前成道者从世界树根须偷渡过来,打算攻克天庭。

    现在的延康,应付天庭的进攻尚且艰难无比,根本没有余力去对付那些偷渡者。

    “先回延康再说。”

    虚生花又把秦牧搬起来,放进棺材里,秦牧还待挣扎,虚生花道:“这口棺材是为你量身打造,可以镇住你的道伤,比棺材钉还要有效,你留在里面便可以慢慢参悟如何破解道伤。”

    秦牧连忙道:“不可把棺材钉死!”

    “放心,只是虚掩。”

    虚生花盖上棺材盖,留出一条缝,托起这口葬道神棺赶路,道:“秦教主,虚空中与太初和帝后娘娘交锋的是什么人?手段很厉害,而且也很聪明,借助终极虚空来限制帝后娘娘的实力。”

    “那是商君。”

    秦牧道:“我现在伤势重,看不到终极虚空,商君独自应战太初与帝后两人,战况如何?”

    “适才还在争斗,不过看到我将你从棺材里救出,你苏醒过来,太初和帝后便走了。”

    虚生花道:“那位商君,此刻在我的影子里。”

    秦牧哈哈大笑,突然触动了伤势,咳嗽连连,道:“我威风还在,惊走了太初和帝后。”

    虚生花侧头想了想,道:“应该是看到我来了,他们才退走的。你现在没有几分战力。”

    秦牧哼了一声。

    太初惊疑不定,适才虚生花直接打开葬道神棺,着实镇住了他,让他不得不退走。

    原本在终极虚空中对决商君,他便有些心理阴影。

    商君是个极为可怕的人,上次一战,他便是伤在商君的手中,若非商君不懂太初之道,他便在劫难逃。

    而这一次,商君还是选择在终极虚空中迎战他与帝后娘娘两大成道高手,也是打得他心惊肉跳。

    要知道,二公子的分身便是死在终极虚空一战之中,被云天尊所杀,甚至连昊天帝也因此遭到重创。

    帝后娘娘与二公子一般,走的也是归墟成道的路子,在终极虚空中束手束脚,小心翼翼,不断有冷寂之风吹拂,与她的归墟热寂之风抗衡,削弱她的实力。

    两人对战商君,这一战着实辛苦。

    再加上虚生花破解葬道神棺实在太利索,以至于太初错判了虚生花的实力,担心虚生花会杀上终极虚空,因此不战而退。

    “那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三公子凌霄传授的葬道神棺也能如此轻易的破去?”太初大皱眉头。

    帝后娘娘道:“那是上苍虚生花虚公子,本宫当年还想招他为入幕之宾,养成面首。但他才华气度当世绝代,不觉间便让我折服,因此引为道友。”

    太初扬了扬眉毛,冷笑道:“你当年沉迷于御天尊那等小白脸,而今又沉迷于虚生花,原来梓潼你喜欢这样的男人。”

    帝后娘娘淡淡道:“我与御天尊之间清白无痕,与虚公子也是清白如玉。我无需瞒你什么,从你与贱人私通以来,本宫便面首无数,报复你,无需在这上面瞒你。他二人是谦谦君子,我心中只有敬重钦佩。”

    太初面色阴沉,哈哈笑道:“蓝御田暗算你的事情,你便忘记了?”

    “蓝御田是蓝御田,不是御天尊。”

    帝后娘娘冷笑道:“太初,在我心中你永远也比不上光风霁月的御天尊,也比不上谦谦如玉的虚公子!”

    太初大怒,闪身离去:“荡妇!”

    帝后娘娘目送他远去,笑道:“以虚公子的实力,肯定是无法破解葬道神棺,那口葬道神棺一定有猫腻!多半是星犴天尊在里面动了手脚!”

    太初含怒而去,身形消失不见。

    帝后娘娘放缓脚步,过了不久,只见虚生花托着秦牧的棺椁走来。

    虚生花停下,向帝后见礼,道:“娘娘,许久不见了。”

    帝后娘娘还礼,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影子上,淡淡道:“商君,在终极虚空中我不是你的对手,但在外面,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不要尝试了。本宫来见虚公子,并无恶意。”

    虚生花影子一动不动。

    虚生花道:“娘娘见过我了。”

    帝后娘娘看着他的面容,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世间的奇男子虽多,但少有如虚公子这般的,可惜,你我为敌。若是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与虚公子把酒言欢,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虚生花道:“娘娘若是弃天庭而投延康,便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帝后娘娘摇了摇头:“不可能了。本宫与天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岂能因为一个红颜知己而抛弃天庭?”

    棺材里,秦牧忍不住道:“娘娘若是肯放弃天庭的话,我可以保媒,把虚兄许配给你。娘娘若是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也可以……”

    “臭男子,闭嘴!”帝后娘娘勃然。

    虚生花不动声色的把棺材盖合拢,秦牧的声音顿时无法传出。

    “娘娘,你我各自有道,只是歧途分路。”

    虚生花长揖到地,道:“今日与娘娘一别,来日战场相逢,望娘娘不必留手。”

    帝后娘娘还礼落泪,掩面而去:“也望虚公子不必留手。可恨未能早结识虚公子,倘若早百十年,或者公子早生百万年,你我或许会是另一种结局……”

    虚生花目送她远去,继续托起棺椁继续赶路。

    秦牧在棺材里敲了敲,虚生花打开一线,秦牧声音从棺材里传来:“虚兄,若是帝后肯投延康阵营,对战天庭,必然是压倒性的优势。你何不委屈……”

    啪!

    虚生花把棺材盖死,想了想,又取出其他钉子,拍入棺材盖。

    另一边,太初风驰电骋,先虚生花和帝后娘娘一步返回元界,径自来到天庭大营,不及去见昊天帝,而是直接闯入造父天宫,杀气腾腾。

    造父天宫中,星犴天尊四周漂浮着一个个大脑,他控制的大脑数量更多了,神脑矩阵的规模越发庞大,运算更快,更加精妙。

    太初身上的杀气突然消失,面如春风,徐徐走来,笑道:“星犴天尊,好生悠闲。天尊,你造的葬道神棺只怕有些不对劲吧?”

    星犴抬起头来,瞥他一眼:“如何不对劲?”

    太初和颜悦色,笑道:“羽林军押送葬道神棺前往祖庭的路上,被一个叫虚生花的劫了道,抢走了葬道神棺。那虚生花直接把神棺打开,将牧天尊释放出来。倘若是真正的葬道神棺,岂会这么容易被打开?”

    星犴诧异,站起身来,疑惑道:“虚生花的本事我知道。我曾经前往元界西土拜访过他,他的实力的确很强,当年我也败给了他。但他断然不可能破解我制造的葬道神棺,他没有这个实力!”

    太初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脸上的笑容更盛,悠然道:“我亲眼看到他把四十九根戮道神钉轻而易举的起出来,没有任何困难之处。牧天尊身上的五十根戮道神钉也被他轻易……”

    “等一下!”

    星犴抬手,疑惑道:“四十九根?不是九十九根吗?”

    太初眼中的杀意一点点渗透出来,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你告诉我,这九十九根钉子,一半钉在棺材上,一半钉在牧天尊身上……”

    星犴点头:“不错。”

    太初笑容转冷:“我便是这么做的,然而根本没有任何用!”

    星犴元气化作一根长钉,又以元气化作一口棺椁和秦牧的“尸体”,他抬手拍了一根长钉入棺,长钉一半在棺中,一半插入“秦牧尸体”中。

    星犴连拍九十九根长钉,道:“只消这样,便可以困住重伤的牧天尊。别说牧天尊,就算是成道者也会被困死在棺中无法脱身!”

    太初瞠目结舌:“你说了一半钉入棺材……”

    星犴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摇头道:“九十九根,哪里能均分?太上皇理应想到这一点。我要继续做功了,太上皇请便。”

    太初浑浑噩噩,向外走去,头脑中一个个念头碰来撞去:“九十九根,一半,不是四十九根和五十根……”

    星犴等到他走出造父天宫,立刻拍了拍手,箱子哒哒哒跑来。

    星犴飞速收拾细软,塞入箱子里,道:“太初太蠢,误会了我的意思,但是他需要有人来背锅,这个人一定是我!他这次离开后,醒悟过来时便会来杀我!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速速离开。”

    箱子欢喜鼓舞,跳跃不停。

    星犴又从箱子里取出一些神魔肢体,捣鼓一番,造了个人,随即元神挪移,进入这具新身体之中,留下自己原来的肉身。

    他把箱子塞入神藏,闪身离去,一路走出造父天宫,消失在天庭神魔之间。

    突然,造父天宫中一声巨响传来,太初怒声道:“星犴天尊勾结牧天尊,罪该万死,已经被我斩了!”

    星犴走出天庭大营,微微一笑,放出箱子,与这个小怪物一前一后走入山林:“我而今是自由身了。”